“报复性”运动后累垮神经 腓总神经卡压松解立竿见影
2020-06-24 浏览( 来源:第六人民医院 
 撰稿:
 摄影:

聚餐吃饭、户外运动、夜市经济,久违的申城烟火气终于回归,宅在家里“憋久”了的胡先生重新拿起羽毛球拍重返运动场。然而,接连几天淋漓尽致的运动,却让胡先生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痛不欲生,甚至险些落下残疾。日前,附属六院骨科为其进行了腓总神经卡压松解手术,缓解了“报复性”运动后的神经损伤。

3月15日,随着上海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阶段,今年48岁的胡先生开始恢复了他热爱的羽毛球运动。“一开始是1个小时,后来就增加到2个小时。”然而不同于通常情况下的肌肉酸痛,胡先生不经意间会觉得左小腿外侧及左脚足背部皮肤发麻、发凉,“休息一二天症状就缓解,觉得可能是年龄的关系,所以也没有放在心上。”

但随着运动时间变长,4月初这种不适感开始持续,甚至抬脚都变得困难,走路一瘸一拐,意识到问题严重的胡先生随即前往医院检查。髋关节滑膜炎——根据最初的诊断结果,医生建议胡先生卧床休息并配合药物治疗,但是整个治疗过程效果并不明显。随着疼痛感的加剧,就在20天前,胡先生突然就不能走路了。“就感觉左腿没力,从脚背开始整个外侧就是痛,打了封闭针都不起作用,晚上睡觉都会痛醒。”为此,胡先生辗转找到了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骨科张长青教授。

根据病人提供的腰椎、髋臼部位的影像资料显示,并没有明显的损伤,也就意味这些都不是引发胡先生病症的原因。“在对病人进行查体的过程中,我摸到病人的左腓骨后方外侧有一很硬的包块样隆起,不仔细感觉很容易被忽略。人体下肢有一条重要腓总神经,正好从此走行,从膝关节后方绕向小腿外侧,当时就考虑,可能这就是因为这个包块局部压迫造成的神经损伤。”张长青教授随即建议胡先生进一步做超声影像和肌电图检查,事实证明,胡先生正如所料是腓总神经卡压症,这也就造成了他小腿外侧及足背感觉障碍。

日前,张长青教授团队为其进行了左侧腓总神经卡压探查松解手术,彻底从根源上解决了胡先生的“隐痛”。据骨科杜大江主任医师介绍,患者的情况还比较特殊,属于是腓总神经在腓骨近端后侧的骨性卡压,这个解剖学基础应该不是近期形成的,但是由于疫情时期数月缺乏运动,而在近期突然又大幅度进行高强度膝关节大量屈曲运动,加剧了腓总神经在骨性包块附近的刺激,卡压症状凸显,适度休息应该也可以短期缓解,但是这次张长青教授找到发病根源,彻底清除了卡压性包块,解除了导致神经卡压的结构性因素,患者在不久后即可以“重返羽坛”。

目前经过积极的住院治疗,胡先生达到了从坐着轮椅入院到走着出院的治疗效果。张长青教授表示,腓总神经麻痹的治疗效果与受神经受压迫的时间和受损程度有很大关系,如果不及时治疗会导致小腿前外侧肌群萎缩,下肢功能障碍,甚至造成不可逆损伤,导致残疾。一旦发现须及早治疗,但是最重要的一点是明确找到原因,与腰间盘突出等疾病做出鉴别,这也需要医生的经验与细心。



 

学院快讯

  继续教育学院代表出席“中国高校网络与继…
  上海交通大学发展联络处赴我院参观交流
  学指委开展“十四五”规划人才培养专题调…
  硕士四党支部与党委副书记吴韬结对探讨学…
  医学院2020届毕业生就业派遣和离校工作布…

科研动态

  附属仁济医院刘颖斌团队成功“庖丁解瘤”…
  附属儿童医学中心成立“中医五官专科”
  附属新华医院神经内科研究发现高达55%的…
  附属第一人民医院放射科发表微小肿瘤早期…
  上海市免疫学研究所王宏林团队在Immunity…

菁菁校园

  【毕业故事】杨鹏飞:白袍和戎装,从不退缩
  硕士四党支部与党委副书记吴韬结对探讨学…
  档案馆党支部参观“交医·‘战疫’——上…
  朱芒做客《健康中国》思政课程探讨医学与…
  学生党员集中学习教育活动圆满举行

媒体聚焦

  【周到上海】热带病和寄生虫病诊疗联盟露…
  【周到上海】600余张图片、300余件实物!…
  【新华社】请战书、咽拭子采样工具……上…
  【青年报】交医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专题展展…
  【上观新闻】援鄂抗疫纪念登机牌、写满签…
欢迎来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新闻网! 我要投稿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