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超链接
【文汇报】一日为医 终身奉献
2011-10-24浏览( 

  

    李宏为至今记得1988年底,当他即将戴上院长之帽时,老师傅培彬的嘱托:“别放下手术刀。”

  当院长的19年里,他毫不犹豫地放弃了仕途上的晋升机会,为的就是要开刀。他说:“离开外科手术,我就没根了。”

  行医46载,李宏为拥有了很多头衔——瑞金医院院长、终身教授、临床医学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但是,李宏为最喜欢的称呼仍是医生,外科医生。如同他的老师、我国外科学历史上的大家——傅培彬医生一样,当一个爱病人的医生。

  有人说:“如果李宏为把所有时间都用在外科,瑞金的外科可能更出色。”

  也有人说:“如果李宏为不是院长,瑞金外科获得的扶持就没有现在大。”

  完美主义的李宏为在院长和外科医生之间做着平衡。他爱手术台、爱病人、爱学生,同时,他也爱瑞金。他的爱发自灵魂,让生命炽热而灿烂地燃烧着。这既是莫大的幸福,却也是厚重的责任和辛劳。

  根连手术台

  “完美主义”对医生而言也许是一种境界。真正做起来,却谈何容易。

  在手术台上,李宏为力求完美。这为他赢得了外科界“小刀王”的美誉。

  在他够得着的范围内,纱布、器械,一切都要整整齐齐;在他看得见的区域内,创面一定要干净,哪怕是最细微的出血也要立即冲洗;在他处理过的区域内,一定要漂亮,即使是暂时的标记缝合点也不能有多余的线头。

  李宏为出自老上海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普通职员,母亲是教会学校的老师。最初报考医学院只是因为自己不高的个头,这个喜欢理工科的小伙子觉得矮个子无法胜任其他理工科的工作。

  无心插柳,李宏为走上了从医之路,而且越来越喜欢这个职业,越来越迷恋手术台。即使当了院长也没有改变,他是发自内心地热爱病人、热爱自己的职业啊。

  曾经有这样一位病人,因患化脓性总胆管炎中毒休克,住进医院。最初诊断结果并不很明确,医生们正疑惑不决之时,李宏为正好发现病人处于生命垂危之际,他毫不犹豫,冷静果断,当即组织抢救,亲自手术,把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病人重返工作岗位后,逢人便说:“是李院长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遇到这样的老病人,我总是心情很好,这就是外科医生价值的体现。”李宏为觉得,外科技术既能精益求精、不断进步,又能解决患者病痛。

  作为一院之长,李宏为在院务缠身的情况下,只能尽量抽时间上手术台。最近几年,他最喜爱的手术当属肝移植。无论是一肝二用的劈离式肝移植、创造记录的腹腔多脏器移植,还是活体肝移植,都是外科手术中新兴开辟的领域。

  这样的手术往往耗时很长,手术室温度又很低,他就披着一条由无菌纱布临时做出来的白色“围巾”,在手术台上一站就是10多个小时。他的合作者——瑞金医院外科主任彭承宏说,他们俩合作了近百例手术,李宏为始终像年轻医生一样充满热情。

  出于鼓励后辈的考虑,李宏为有时并不亲任主刀医生。但即使是出任手术助手,他依然一丝不苟。

  在手术室内,李宏为的角色不仅是医生,更是作为后辈医生们坚强的后盾,在精神上激励着、甚至可以说是“保护”着医生们。李宏为承认自己也难免紧张:“我也担心,但却不能有一丝慌乱。”只要他在手术台上,医生们就像吃了定心丸,即便遇到再惊心动魄的险关,大家都仿佛拥有家长般的保护。

  承接着传统与未来

  李宏为的完美和一丝不苟来自瑞金医院外科的传统,来自他的老师傅培彬、林言箴,他也希望把这种传统交给自己的学生们。“傅医生比我仔细多了,我却希望我的学生们比我仔细。”李宏为从瑞金医院(原广慈医院)的老医生们身上学到了许多:

  ——一名好的外科医生,没有多余的动作,干净利落;一名好的主刀者,没有片刻的犹豫,果断干练;一名好的助手,恪守本分,为主刀者营造最佳的手术空间。

  ——一名好的外科医生,术前必须要能背出患者的病史,耐心倾听患者述说病情,仔细为他们检查身体;术后要及时观察患者的变化,不能有一丝懈怠。

  李宏为至今依然记得,每次和老师傅培彬一起术前洗手,都是自己被考基础解剖知识的时刻。再小的手术,傅老师也总会从最基础的地方考起。等到李宏为独立手术时,老师常常在一旁观看,如果发现手术不够规范,老师会让李宏为重做助手,重新观察。一次次,一遍遍,老师把自己的所有倾囊而出,李宏为也逐渐成熟。

  师生情浓远不仅限于手术室里。

  记得在文革时期,李宏为即将被派赴西藏前夕得了肝炎,虽然高烧不退,可依然被蛮横地认定是装病。李宏为委屈而孤独地躺在病房里,没想到,当时已经“靠边站”的傅老师却拎着吃的来看他。

  “傅医生不能进病房,就偷偷地把东西放在电梯边。”李宏为感慨万千。

  老师教他,他教学生。

  外科医生沈柏用是李宏为的学生,他口中的李宏为仿佛是另一个傅培彬。

  “当年,李院长再忙,都会来带我这个主治医生。他非常耐心,即使是最小的疝气手术,他都会在一旁指导,当我助手。”

  “他的手术非常规范、经典,没有一个操作是随便进行的。”

  “他在术前必定为病人检查身体。有一次他就在一名胃癌患者身上找到了我们所忽略的远端淋巴结转移灶。”

  百年瑞金医院的传统就是靠人代代相传的,老师们的惜才、爱才,培养了李宏为,李宏为也把培育后辈当成了自己重要的职责。

  李宏为的另一位老师林言箴是中国施行肝脏移植的第一人,可自从1977年之后,20多年里,瑞金医院没有施行过肝移植,愧疚日夜缠绕着李宏为。直到2002年,他在外院发现了43岁的彭承宏。李宏为三顾茅庐,数次出差与彭承宏促膝谈心、推心置腹,用真心邀来了“千里马”。如今,彭承宏接过了外科主任的接力棒,续写着瑞金外科的辉煌。

  只是有时,继承传统并不容易。李宏为坦言,有些传统因为各种原因正在消失。

  “我们当学生的时候,没有收音机,更没有电视,业余时间就是边看医学书,边练习打缝合结。现在的医生们诱惑多了,生活丰富了,竞争也残酷了。”他并不喜欢一些医生在竞争面前小富即安的状态,他希望,后来者既然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就必须要敬业,要有责任心,要愿意奉献。

  “社会转型太快,当医生的切不能浮躁,要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好。”李宏为说。

  平衡着院长与外科

  作为一名外科医生,同时又是一院之长,他尽心尽责地为求得“两全”而平衡着两种身份。也许这样的评价更为到位:“李宏为将外科医生的果敢决断的作风、科学缜密的头脑运用于医院管理,使得医院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在李宏为当院长的19年里,瑞金医院的变化翻天覆地:先后拥有了急诊医技楼、特需大楼、科教楼、感染大楼、门诊大楼,“十一五”期间还将建普通病房综合大楼。瑞金医院的硬件建设规模在上海总是超前一步,这为医院提高技术水平和医疗质量创造了条件,也为吸引病人创造了条件。

  他第一个在上海提出建立研究型医院的理念,血液研究所、内分泌研究所、消化外科研究所、感染呼吸研究所等的发展和建立,充分体现临床促科研,科研促临床的医院发展观。

  瑞金医院是上海第一家打造数字化医院的综合性医院PACS、HIS、LIS等,扎实的信息化基础为医院的发展赢得了先机。

  李院长任内的瑞金医院发展迅猛,李医生对自己的外科也总能超前规划。

  他组织并参与抢救急性重症胰腺炎患者,屡创生命奇迹;他在全国第一个倡导微创外科;全国第一个实施劈离式肝移植,全亚洲首次施行多脏器移植……

  李宏为格外懂得珍惜人:对“老”,他在卫生系统内率先提出建立终身教授制度,让知识发挥更大的作用;对“小”,他相继在医院设立了科研基金、中青年科研基金,打造重点学科和领先学科,对回国人员在各方面给予优厚待遇,在医院、科室管理层中普及管理教育……

  身为院长,除了管理医院的日常事务,还必须洞悉医学的发展趋势,从而高屋建瓴地设计院内学科发展方向、优化资源整合。

  现代外科的重要成就,越来越取决于科学研究与临床医学的密切结合。面对疑难病例,内科医生、外科医生、病理学家、放射学家等各科专家,他们不但必须通力合作,而且必须互相懂得别人范围内的事,才可合作得切实有效。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今天的医学更讲究整合,极端专科化所易造成的狭隘成见,一定会阻碍外科在临床各方面深入开展。李宏为清晰地看到了这一点。

  他在外科创造性地成立了肝胆胰外科加肝移植团队模式,将肝移植技术与传统的肝胆胰手术结合,实行多学科病例讨论制度,提升综合治疗的水平。短短5年多,他们已经完成1000余例肝切除手术、700余例胰腺癌根治术,开展了19例活体肝移植、57例腹腔镜肝切除、10例腹腔镜胰腺癌根治术等。

  今后,外科发展所要关注的重点在哪里?李宏为的回答是:营养学和围手术期的重症监护。

  他认为,外科手术对象的年龄在变老,他们往往夹杂病多,手术可能遇到更多的心脏、呼吸和感染问题,患者亟需获得更多的支持。

  外科不再是单纯的开刀问题,而是多学科合作。

  对于自己的明天,李宏为坚定地说:“在外科。”等有了时间,他希望自己能重开专家门诊,把更多的时间留给患者。

  面对过去,李宏为笑得很坦然:“总是有褒贬,总是有遗憾的,而且遗憾很多啊!”

  面对时代的变迁,医学的发展,继承传统或许无法再像过去一样,但李宏为依然希望瑞金的年轻医生们能真正爱医生这个职业,爱自己的病人。

  李宏为说:“瑞金的医生应当正直、虚心、无私,一日为医,终身奉献;瑞金医院应当坚持广博慈爱、追求卓越的建院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