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超链接
【解放日报】取舍自如 潇洒医生
2011-10-24浏览( 

  喜剧演员赵本山一个月前在沪突发脑溢血,被华山医院确诊为“脑动脉瘤破裂,蛛网膜下腔出血”。医生随即给他做了微创的神经介入手术,转危为安。

  消息传来,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神经介入中心主任李明华医生格外欣慰。10多年前,正是李明华从国外引进了神经介入治疗脑动脉瘤的理念和技术,而今,这种不需要开颅就可为病患摘除脑中“不定时炸弹”的手术,已经被上海多数三甲医院成熟应用。

  全国先进工作者、上海市医学领军人才、上海市第四届“高尚医德奖”获得者……李明华医术精湛,荣誉等身。而同道们更送他一个“特殊”的评价:潇洒。

  记者问李明华,这个评价确切意味着什么,回答却出乎意料地简单:“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不做不该做的。”

  潇洒的李明华,很特别。

  放射科医生做手术

  作为一名放射科医生,李明华在诊断病情方面自然造诣颇深,但让他卓然不群的,却是做手术———神经介入。

  神经介入手术,就是利用微导管操作技术,从股动脉穿刺导入脑内动脉,在计算机控制的数字减影血管造影系统的监视下,对累及人体神经系统血管的病变进行治疗。1985年李明华在华山医院神经放射科读研究生时,就听导师陈星荣教授提起过这种技术,但当时囿于缺乏合适的材料,国内无法开展。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李明华自费赴瑞典留学,主攻核磁共振影像学研究。期间他一直在琢磨,除了更好地掌握诊断技术,是否还能亲自为病人解决病患?毕竟,随着技术不断发展,诊断与治疗更紧密结合,已经成为放射学科发展的大势。

  有一次,他在瑞典观摩了一场神经介入封堵脑动脉瘤手术,感觉找到了突破方向:“操作医生都70多岁了,手还发抖,却漂亮地用一个‘囊’封住了病灶。不用开刀,就能解决在国内视为畏途的难题,当时的感觉就是fantastic(神奇)。”

  为了掌握这种“神奇”的本领,李明华开始四处拜师“学艺”。1994年,博士学位已经拿到,但李明华仍不甘心,而是千方百计联系到了意大利米兰大学的一家附属医院,又去专门学习了一年神经介入技术。

  1996年,取得“真经”的李明华回到上海,在市六医院率先从事神经介入治疗,并努力加以推广。刚开始时困难重重,除了手术必需的微导管和弹簧圈国内难觅,更大的阻碍在于学界的怀疑,因为传统的观念是:动脉瘤病人不能乱动,病人生命可开不起玩笑!

  李明华坚持了下来,因为实践证明,新技术除了创口小,更能使对脑动脉瘤的治疗从过去的等待“合适时机”变为急诊即时处理,可以主动在瘤再次破裂前即行封堵,能挽救更多患者生命。李明华能够坚持,更因为病人的肯定:曾有位舞剧演员患脑动脉瘤不愿意开刀,经他治疗后重返舞台。如今,早已移居海外的这位演员每年回国,都要来看望李明华,表达对当年保住美丽的感谢。

  声名鹊起,国内不少年轻医生纷纷慕名前来学习。渐渐地,传统观念改变了,老专家也点头了……推广神经介入治疗技术后,近十年国内脑动脉瘤的病死率,下降了50%多……

  不收红包不收锦旗

  李明华朴素的办公室里,没有医生办公室里常见的锦旗,看遍整个放射科室,也不见一面锦旗。

  这么多年,病人送来的表示感谢的锦旗、表扬信当然很多,但李明华认为,医生把病人看好了是分内事,不需要特别感谢,更不需要张扬。锦旗都收在专门的箱子里,后来索性谢绝。

  不收的,还有红包。

  有一年除夕,江西来了个脑动脉瘤破裂患者。因为春节放假,很多医院无法安排手术,找到李明华求助。李明华意识到,脑动脉瘤破裂后随时可能再次破裂,死亡率极高,病人等不及。于是,撑着做了一天手术已经疲惫的身体,匆匆给坐在团圆饭桌上的家人打电话请假,李明华立即组织手术组,当夜给病人做了神经介入手术。感激不尽的家属,送来了一枚菊花石和一个丰厚的红包,李明华拒绝了红包,菊花石则“留作纪念”,现在还放在办公室的书架上。

  红包,有被动和主动两种。一些患者和家属,在术前送钱和礼物才放心,李明华对此虽然理解,但总是当场拒绝,表示“每位病人我都会100%负责”。遇到实在不肯收回,一定要送了“才安心”的情况,他则采取变通的办法,在术后叫护士将红包退回,或者打入患者的医疗费账户。

  主动索取红包,李明华深恶痛绝。作为负责人,他常对科室员工说,患者已经花了巨资来看病,额外还要收红包,于心何忍?“现在医疗界确实有收红包现象,有的人认为收一点,病人安心,自己实惠,不过是小节问题。但往往收红包会‘上瘾’,一旦没有红包,免不了会怠慢病人、推诿病人,这就违背了医生的基本职业道德。”“医生的价值,体现在为病人解决病痛之中,绝不是钱可以体现的!”

  娓娓道来,又斩钉截铁。在李明华的言传身教下,六院神经介入医生都是“无红包”医生,放射科多年来先后被评为市劳模集体、卫生系统先进集体……

  有所为有所不为

  专研医术锲而不舍,在诱惑面前严以律己,李明华的潇洒在于有所为有所不为。

  由此带来的是从容的底气。近年,由于体制等原因,医疗费用不断攀升,患者对医生的不信任现象越来越严重。李明华的处理之道是“将心比心”:过度检查绝对禁止,而必要的即使再贵,也毫不犹豫,因为出发点是为了病人,“把病人当成你自己的朋友,甚至亲人,你会怎么做?”如果有病人不了解甚至吵闹纠缠,李明华甚至也会翻脸:“我是医生,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由此带来的是从容的名利观。他自认凡人,也食人间烟火,外出会诊,靠技术服务拿报酬,“该我的也不客气,只要取之有道”。在学术荣誉上,他享受争取的过程,打技术擂台、为获奖竞争,都乐于参与,全力以赴。“我自然期望水到渠成,不过,水到了‘渠’却不成的话,也随意。不必为此终日营营,钻进去,出不来。”

  由此带来的还有工作生活的相得益彰。当个好医生,应该;活得轻松自如,也很重要。他很讲究“生活质量”:读书、研究,从来不把功课带回家,业余时间就是好好休息,发展兴趣。年轻时,他排球打得很好;后来玩保龄球,是卫生系统的冠军,如今虽然少玩了,但偶尔到球馆露一手,还往往可以打出全场最高分。他还善于玩牌,有扎实的桥牌功底。

  当然,李明华也有遗憾。他说,自己“很坐得住”,更适合搞科研,但从进医院起,却被安排到临床岗位。不过,在这份似乎无法自我选择的发展路上,他始终把握着方向:“在海外留学,不少中国同学留下了,但我要回去,因为在国内,我才能拥有选择学术方向的主动权,才能更多地为病人做实事。”近日,凝结李明华多年心血的神经介入新材料———脑血管覆膜支架,已经被业界认可,不但使神经介入治疗更安全,还能大幅降低费用,引起了国际同行的广泛关注。

  在追求和得到之间从容不迫,在现实原则和内心秩序之间随心所欲,李明华医生堪称潇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