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人物记
居高声自远——记附属新华医院小儿外科施诚仁教授
2019-05-23浏览( 

施诚仁(1946-),江苏海门人。儿科学教授、主任医师。曾任新华医院儿外科主任、上海市小儿外科畸形临床诊治中心主任、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儿科医学院儿外科教研室主任、上海市儿科医学研究所新生儿外科研究室主任。2010年,被聘为新华医院荣誉教授。擅长小儿肛肠外科、儿童实体肿瘤外科诊治与防治、新生儿出生缺陷外科早期干预。对先天性巨结肠及其类缘病的临床诊治、儿童胃食返流辅助诊断、人工泵式括约肌治疗顽固性肛门失禁、新生儿消化道畸形病因及围手术期处理、小儿实体肿瘤外科早期诊治等多项研究处于国内领先水平。先后担任中华医学会小儿外科学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抗癌协会小儿肿瘤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第四、五届)、上海市医学会小儿外科专科分会主任委员。担任《中华小儿外科杂志》《临床儿科杂志》《大肠肛门疾病》等杂志编委。1994年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1997年度宝钢教育基金优秀教师奖。

 

从医是一条冗长的道路。年少读书的辛苦,临床一线的兢业,大半生的岁月,都围绕着那个“医”字缓缓展开。而当有一天,时光缚丝缠麻,青丝沾染白雪,从初时稚嫩的学子成长为一方领域的集大成者,回首一路走来的风雨汗水,也许恰如施诚仁教授这般,一路前行,坚守初心,居高声远。

 

天道酬勤 让自己一直在路上

早在求学路的伊始,施诚仁教授便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上海市重点学校晋元中学,直升高中那年,又恰逢赶上直升大学预科的政策,才学兼优的施教授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上海第二医学院为第一志愿,之所以如此坚定,他回忆起年幼时,弟弟因玩耍意外受伤感染导致骨结核,妹妹因结核感染而早逝,一场疾病,阴阳两隔,面对这样的遭遇,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给家人、给身边重要的人带去生命的温暖之光。施教授被录取后进入医疗系本科学习,成为班里年龄最小的学生。1966年,他以优异成绩毕业,在当时的大环境下被分配到贵州省301医院外科工作。在那里,施教授度过了从成人外科转向小儿外科最重要的时光。

中国自古以来有一种独特的人际关系,没有血缘,却胜血缘,是谓师徒,以传道、授业、解惑为桥梁,构架一门学问、一味态度、一方品格、一种精神的薪火相传。中国小儿外科的开创源于一南一北两位泰斗,张金哲院士与佘亚雄教授。而施教授有幸先后师从两位泰斗,将他领进小儿外科的殿堂,最终成就小儿外科一代大成者。

在贵州301医院期间,施教授得到了前往北京市儿童医院小儿外科进修的机会。在那里,他遇到了张金哲院士。施教授坦言,张金哲院士是他在小儿外科的启蒙教师,毕业于上海第一医学院,授教能力极强,自身学问颇深。在北京三年,施教授跟随张金哲院士学习一载半,其余时间转遍了北京各大医院的外科特色科室,爱才的张金哲院士为他提供了住宿,使他可以安安心心地完成自己的求学。

巧合地,在北京儿童医院时,施教授偶遇了佘亚雄教授。同为校友的缘故让施教授与佘亚雄教授在异乡相遇颇具几分奇妙的缘分。较之于张金哲院士的启蒙,佘亚雄教授于施教授而言是学术上真正的导师。1977年恢复研究生考试,施教授回贵州备考一年多后,如愿以偿考上了佘亚雄教授的研究生。佘亚雄教授在学问中的探讨、在授业中的教诲让施教授在小儿外科上的造诣突飞猛进研究生毕业后,施教授留在了新华医院小儿外科工作,佘亚雄待他视如己出,上世纪80年代初,在导师佘亚雄的推荐下,施教授得到了去瑞士进修的机会,师从当年世界小儿外科学会主席贝特斯教授,幸运的是,施教授是其关门弟子。在瑞士的学习令施教授大开眼界,见识到了国际最先进的小儿外科水平。让他最难以忘怀的是在去瑞士前夕,佘亚雄教授将施教授夫妇叫至家中,由他太太亲自下厨,手把手教他如何使用刀叉吃西餐。出国当天,还将施教授送至机场。同样地,年迈的佘亚雄罹患肺癌晚期时,施教授全程陪护,悉心照料,对其如自己尊敬且亲密的长辈,两相承接,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最好的诠释。施教授讲道,若干年后总有人向他提及,自己的为学处事与佘亚雄教授颇为相似,而他自己却并未意识到此事。言传身教,潜移默化,莫过于此。

回国后,施诚仁一直在小儿外科从医,即使后来做行政管理工作,他也从未放松过临床。如今的施教授已然成为了小儿外科一代大成者,这离不开自幼起对学习的认真与努力,主动地寻求更深更全面的知识探索,以及在此过程中遇到恰好的机遇。天道酬勤,永远让自己在路上。

 

严谨治学 做最有态度的医生

半生岁月,数十载时光,对于大半人生与小儿外科紧密连结的施教授而言,见证了新中国小儿外科的演化迁变,在中国小儿外科发展历史上,他是承上启下的人物。而细数过往的经历与荣誉时,施教授郑重地说道,做学问,必须要严谨。

在五十多年的从医生涯中,施诚仁在小儿外科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尤其擅长小儿肛肠、小儿先天性巨结肠的治疗。施教授对小儿肛肠外科的兴趣开始较早,研究生毕业设计的课题就是研究它,当年论文答辩时,老师提问他能是否可以讲述当时国际上最新的关于肛门结肠解剖的概念,这个看上去带着超纲色彩的问题并没有难住施教授,为了准备论文答辩,精心研读相关文献大半年的他,脑中瞬间闪过自己阅读过该篇文献,答辩现场即翻出之前所做的示意图,不等他详细叙述就被老师打断说了解他已经熟读;后来在新华医院担任小儿外科主任时,施教授从国外妇产科学的文献中寻求到了肛门直肠瘘的全新手术方法,将手术成功率及预后情况大大改善。从施教授的亲身经历来看,身为医生,对于知识的广泛摄取与精细学习永远都拥有着独特的意义。

畸形在小儿外科实属常见病症,而施教授则颇具创造性地针对这一病症提出了“产房外科”的概念——母亲产房分娩后(包括剖宫产),新生儿可纠正的外科畸形在产房内或产房旁手术进行,并探讨了产房外科的可行性与实践。200310月,施教授在救治一名先天性腹壁缺损的新生儿时,面对直径77mm的缺损(5cm以上无法一期关闭)的情况,使用产房外科的全新理念,在患儿娩出后立即予以插管、胃肠减压,在助理医师轻压膨出组织的帮助下,进行缺损修复,原本手术难度相当高,一次操作并不现实的问题在产房床边顺利解决。零转运,无感染,去除病因,手术疤痕少等优点在全国已有了23家医院的推广使用。施教授笑言产房外科是他“最得意”的成功。当然,并非所有的孩子都适宜产房外科立即纠正,对于情况不稳定手术不耐受的患儿,施教授通过保留脐带血,待情况稳定,即可再进行手术,全程输血采用孩子自己的脐带血,规避了大量输血带来的并发症及可能存在的意外。

施教授不仅刻苦专研临床中遇到的难题,还致力于学术著作的编撰,为中国小儿外科学的学术教育体系添砖加瓦。导师佘亚雄曾在病重时嘱托施诚仁,要把中国小儿外科发扬光大,出版《新生儿外科学》。2002年,施教授没有辜负导师的厚望,主编完成了中国第一部的《新生儿外科学》,并出版发行,张金哲院士为该书提笔作序,施教授称他在书的前页叙写以此缅怀自己的恩师佘亚雄教授。这部厚重著作,承载的不仅是师徒情谊与丰厚学识,更是中国小儿外科理论体系的完善与新生儿外科专业的里程碑式进展。除此以外,去年施教授出版了一部《儿童肿瘤的认识与防治》,其科普性引起了广泛的影响。临床一线的工作、最新科研进展的探究、作为小儿外科领头人的导向安排,还要加上著书立说的笔耕不辍,施教授曾坦言,这一切的工作让人颇觉辛苦,但对医学的热爱,治病救伤的责任,初心不负的清高自诩,使这位年逾古稀的长者将所有的热情都奉献给了小儿外科事业。

 

潜心笃志 造就清朗人生

也许自媒体时代为了引爆眼球的夸张描述,也许是高房价高物价高竞争力的生活带来的现实压力,也许是伤医暴力事屡屡被媒体曝光出现在大众视野,近年来,有关医学专业报考人数少及分数段较低、毕业医学生选择临床工作比例下降等新闻消息屡见不鲜。儿科更是这些现象的重灾区。

施教授对于这种情况的看法却与众不同,他说较之于当年随同老师参加全国小儿外科会议时的一百来人,现如今的全国小儿外科大会已有三千至五千人参与,从这个角度而言,中国儿科已得到相当大的发展;目前的小儿外科已经具备完善的亚专业分类,发展相当完善。施教授认为,现如今的儿科医生关键问题不在于数量多少,而在于从事儿科的医生能否安心地做一名儿科医生。切身经历过那些苦难日子又全凭自己奋斗走出一片天地的施教授眼中,如今的从医风气颇为不佳。临床专业毕业的学生,在经过多年苦读后,最终选择的却是走入其他行业;过分计较个人得失,工作研究以自我为中心不懂得团结;不能脚踏实地地认真学习钻研等等问题都反映着如今风气的浮躁。

年逾古稀的施教授在这些问题上对年轻医生及医学生有着深刻的劝诫。学会感恩,感恩自己的老师,感恩发展的平台,感恩志同道合的同伴;与患者沟通学会换位思考,医患角色并非一尘不变,情随事迁,身为患者角色时的感受有助于与患者进行进一步的沟通;医生是一个需要付出的职业,性命相托的生死之事,怎能不尽全力去拯救付出;还有知识的掌握与学识的补充,现代医学随科学技术的发展有着许多辅助检查手段帮助医生进行更全面详细地诊断,但这并不意味着基础知识可以轻松放过而全然依靠辅助设备。广泛而全面地阅读文献,了解最新进展,正如施教授从妇产科学中寻找到小儿肛瘘的解决方式,以文字为载体的思想碰触总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天赋,勤奋,机遇”,这六个施诚仁教授给当初毕业学生留下的题字,是对医学生最好的劝诫,也是施教授最好的写照。施教授总在提及品行与理想的不应放弃,作为一位医学界的顶尖学者,面对这些现状的言谈举止却有着些许多文人固有的清高无畏。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这些源于人格深处的高洁品质与坚守,最终造就了小儿外科领域一代集大成者的清朗人生。

2010年退休,从临床第一线退居二线,如今的施教授在产房外科,儿童肿瘤防治,出生外科缺陷早期干预等的推广宣讲上花费了大量心血。医护工作者是平凡的,也是伟大的。正如施教授所言,好的东西,有益的东西,一定要把它推广开,让更多人受益。医者大爱无疆的胸襟与悬壶济世的信念,何尝不是这位老先生自觉“得意”的笑意中最温暖的弧度。

 

王泽淇  童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