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人物记
择时济世 匠心如兰——记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刘少稳
2019-05-23浏览( 

   刘少稳,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心血管疾病教研室主任、上海市心脏病急救中心主任。在瑞典隆德大学获博士学位,赴意大利和法国研修和工作多年。国际心律学会会员、美国心脏学会和美国血栓学会会员、亚太心律学会委员、中华医学会心脏电生理和起搏分会委员、中华医学会心脏电生理和起搏分会心房颤动专家组指导委员、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心律失常专业学组成员等,《中华心律失常学杂志》等杂志编委会委员。长期从事心血管疾病的临床和研究工作,擅长多种心血管疾病的诊断和治疗,在心房颤动和复杂心律失常的介入治疗领域颇有建树。开展多项新技术,获多项研究成果,主编的《心房颤动与导管射频消融心脏大静脉电隔离术》一书是我国第一部房颤导管消融治疗方面的专著,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其中SCI论文30篇。获省部级技术进步奖4项、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1项。



心血管疾病对于现阶段的人类社会,可以算得上是健康的“头号杀手”,房颤是其中颇为棘手的问题,是本世纪的流行病。我国房颤患者约有近千万,而能得到手术救治的不到4万。刘少稳主任是国内最早提出应重视房颤的危害并合理治疗的人,他在房颤领域的学术贡献,改变了国际房颤指南。都说病人遇见刘少稳是幸运的,因为他总是以千锤百炼的技艺妙手回春,使一个个“短路”的心脏及时得以修复而重生。作为刚刚走上医学道路的后辈,能有与名医大家面对面交流的机会也是幸运的,听刘主任的医路故事,让我们看见了未曾想象到的广阔与智慧。

 叩问从医初心

刘少稳从医之初心,是源于他的母亲。在他14岁的时候,恰逢初中毕业考上高中了,就在这时,不幸发生了——刘主任的母亲生病了。因为母亲的身体状况,生活无法自行料理,当时刘少稳虽然考上了高中,仍选择休学一年照顾母亲,但他觉得自己除了日常琐事也并不能为母亲做些什么,因此回到学校后,他在高考志愿中选择了医学专业。

不过真的进入医学院校学习,刘少稳觉得医学还是太枯燥了,每天考试很多,要背的书也不少。报考大连医学院研究生时,有一个叫做“计算机在心血管中的临床医学应用”的研究方向引起了他的好奇之心。当时大约是1986年左右,对于计算机刘少稳仅是从书上学到了一点简单的概念,没见过也没摸过,隐隐觉得这个领域是个高科技,又有计算机,又有心血管,即没有放弃自己的医学专业,又能进入一个全新的领域,于是他就选择了报考这个方向的研究生。但他笑着告诉我们,其实到了大连才知道,那个时候大连的老师也是刚有一些科研经费,这才买了一台电脑,但买来的计算机是空的,需要自己编程序,根本就不会使用,所以在招收研究生方向上设了这个题目,希望能有更多有兴趣有能力的人一起来参与。于是,刘少稳就这样被“好奇心”带进了心血管领域。他到大连后从零开始学计算机,学习把计算机和心血管疾病的研究和诊治联系起来,为此他还特意去了东北工学院,东北工学院的计算机专业当时在全国是非常领先的。现在回头来看,医工交叉、学科融合这些当前时兴的概念,刘少稳在职业的选择之初就有幸踩上了一个理想的起点。

上世纪80年代初,心脏介入治疗在国外才开始使用,国内都还没有。刘少稳觉得自己是有幸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领域,由于时代的需求、科技的进步,这个领域得到了质的变化,由此个人的成长也非常快。他说,一个人要想成功,选对方向很重要,因为医学里面专业多,有的专业发展和成长非常快,有的专业的发展则相对缓慢,处于平台期。如现在来看预防医学可能不是很热门,但它面向生命全周期,比只针对某种疾病的专科领域可能就有更好的发展前景,那么作为医学生就应该根据自己的志趣来选择,不妨就不要拘泥于眼前的冷热。

 择一方而潜心

刘主任在从事心血管方向的研究之后,潜心专研,迎难而上,不断地攻克问题,在诸多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就,如今已经成为了心血管方面的学科带头人。当一名好医生是刘少稳从医的初衷。在国外学习期间,刘少稳潜心读书和阅读心血管疾病的相关文献,了解和掌握了心血管疾病的知识体系和相关技术。在瑞典隆德大学获博士学位,赴意大利和法国研修和工作多年,本可以在国外专注于心血管事业。而中国是房颤第一患病大国,相对于欧洲80%的房颤患者规范用药和治疗,国内老百姓对房颤的了解和重视程度实在是太少了,规范治疗的比例更低。刘少稳心有所系,他决定回国做个好医生,把国外先进的理念带回来,给更多的房颤患者带来福音。

刘少稳凭着丰富的经验和扎实的知识,在2001年自主完成房颤肺静脉电隔离消融手术30台,一举鼓舞了全国多个中心房颤导管消融术的开展,以至于可以这样说:全国前100例房颤肺静脉电隔离术中,一半以上出自刘少稳教授之手。

10年前,作为人才引进到市一医院后,每天超时加班成了刘少稳的家常便饭。为了不影响第二天一早的工作,他率领的团队提出的口号是:加班不过后半夜。正是日复一日、夜以继日的艰辛探索和实践,才成就了刘少稳在心房颤动和复杂心律失常的介入治疗领域的建树。刘少稳教授积极开展、推行房颤导管消融术,编写临床指南、开创全新技术、培养人才梯队,以匠心促初心,为房颤导管消融技术在我国的开展和普及做出了重要贡献,荣获了2018上海工匠称号。

导管消融到底是个什么技术呢?刘主任用形象的语言做了介绍。心脏像一个发动机,冠脉就像发动机的油路,冠心病是发动机的油路发生故障,房颤和心律失常疾病则是发动机的电路出来问题,而做房颤消融术就像是修发动机的电路。随着现在专业越分越细,“修心脏电路这个技术发展时间还是很短的。2001年,刘少稳在国内最早独立开展经导管肺静脉电隔离术治疗房颤,并主编我国第一部房颤导管消融专著《心房颤动与导管射频消融心脏大静脉电隔离术》。2005年,他在亚洲最早开展图像融合技术指导房颤消融,大大提高房颤导管消融的有效性、降低肺静脉狭窄的发生率。2014年,他在世界上率先建立了二尖瓣峡部的三维立体序贯标测和消融策略,显著改善了二尖瓣狭部线性消融的成功率。2015年,他创立了基于不同患者心脏解剖特征和电生理特点个体化房颤CASE消融术式,使房颤导管消融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不断提高。2017年,他在国内最早应用压力监测技术和消融指数实现房颤精准消融,并提出了量化消融的“上海标准”。从跟跑、并跑到领跑,刘少稳的自豪溢于言表。

不过,在刘少稳主任看来,对已经发生血栓、卒中等并发症的房颤病人进行抢救和治疗固然重要,早预防、治未病是一项意义更广的大事业。十余年来,他带领团队通过网站、微信等媒体平台做了大量的患者教育工作,在临床之外的各类科普宣教平台上也常常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期待明日之光

对于如何做一个优秀的医生,刘少稳主任有着独特的认识和理解。他觉得,欧美国家的医生总体水平是扁平的,,而中国医生的水平是纵向的,基层和社区医生的水平与大的教学医院差距非常大。他说,当时他在国外很喜欢翻阅文献,发现1991年刚发表的文章中提到某一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方法,1993年国外的家庭医生就都能认识这个病了,这样即使自己不会治疗,却能准确把病人推荐给专科医生,但是今天的中国,不要说偏远地区的医生,对于一般城镇的基层医生也未必能做到。他认为国外家庭医生、基层医生知识水平的更新是令人吃惊的。我们国内的医生很多就维持在毕业时的水平,知识上的更新非常慢,但是医学领域的知识更新是非常快的,在发展较快的领域5年可能治疗原则就大变样了。国内的这一医疗现状,显然是跟不上现代医学科学技术的发展和人民健康需要的。近年来这一现状略有改进,但仍有显著差距。

刘主任还提到,不仅是在医生的总体水平上,病人对于疾病的理解程度上也依然与国外有差距。比如说像房颤,国内外的认知依然有着很大的差距。虽然现在互联网普及了,不少信息多了发布渠道,但是在老百姓的理解方面,依然需要做好科普。比如在西方发达国家,一个病人被送到医院,谈到治疗都是讲概率,说到某一疾病的某一治疗方法,他们就知道获益和风险的概率大概是多少,有一个非常客观的量化。但目前国内不少病人还是抱着“不管什么病,到了医院,你就必须把我治好”的想法而来。刘主任曾经在松江区做了一个调查,抽取了近4万居民,每年做体检,最后检查出有800人患有房颤,其中接受问卷调查的有600余人,但是最终接受抗凝治疗的只有5.9%,而在欧洲房颤患者接受抗凝治疗的比例在80%,北欧更是可达90%。抗凝治疗是可以明显减少房颤患者血栓栓塞事件、降低房颤患者死亡率的有效方法。他觉得这种理念和知识的差异带来的健康影响必须去改变。

面对我们这些医学后辈,他谈到:“当时之所以选择心血管方向,是因为我们还不知道这个学科,就是这么凭着自己兴趣来,但是现在的学生眼界开阔,机会更多,与我们当时的‘盲选’和碰运气有很大不同,你们要理解不同的专业其实进步是不一样的,如果一个专业正在高速发展期,此时能够积极参与进来,有所贡献,就能跟它一起同步成长和发展。”他还表示,医学生要善于发现领域的前瞻性,同时对人工智能、互联网等交叉学科也要有所认识,这些技术的进步可能会替代某些专科医生的工作,可为不同的领域带来不一样的发展机遇。

与医学大家的一番谈话,能让我们感觉到久违的通透与舒适,刘主任始终保持着激越而不失沉稳的态度,把自己的故事和由此得到的启发娓娓道来,其如兰馨香的品质,也足以感染周围的人。在未来的医学道路上,我们的学习榜样又添真实模板,既要高瞻远瞩,又能脚踏实地,先做一方之学问,才能成一方之大家,这是刘少稳老师留给我们最好的启示。


杨渝鑫  张美香  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