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人物记
侠骨仁心医者情——记“上海市仁心医师奖”获得者、附属六院骨科张伟主任
2017-12-26浏览( 

  张伟,附属第六人民医院骨科,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硕士生导师。中国骨科医师菁英会副主席,国际创伤与矫形外科协会中国部创伤委员会委员,中国医促会骨科分会委员兼创伤学组秘书,中国医药教育协会医疗器械分会骨科创伤专委会常委,中国医疗器械协会3D打印专业委员会委员,上海市医学会骨科分会创伤学组委员,上海市医师协会骨科分会创伤组委员兼秘书。《中华老年骨科与康复电子杂志》编委、《中国修复重建外科杂志》编委、《实用骨科杂志》编委。曾荣获“西藏自治区优秀援藏干部”、“全国优秀中青年骨科医师”、“军队院校育才奖”等,负责承担国家、军队、省部级科研项目6项200多万元;获得国家科技二等奖、上海市技术发明一等奖等成果奖励。

  正是初秋时节,烟霏云敛,天高日晶。张伟主任当天是急诊中心值班,刚刚完成了一台情况紧急的骨科手术,他匆匆赶来接受采访。都说外科医生成功完成高难度手术是最具幸福感的时刻,初见张伟教授,已然被他身为医者的敞亮与开阔所深深感染,顿觉秋日更胜春朝。

 

  心怀崇敬 从医之路信念坚定

  “我踏上医学道路的契机啊,要从三十年前开始说起了,”我们的话题按照惯例从为什么选择医学开始。在张伟主任的描述中,那是一个对理想无限崇高化的年代,他的家庭中其实并没有医务工作者,但是在亲友就医治愈的经历和社会大环境的渲染之下,他自然而然生发出对医生这一职业的憧憬。当时张伟的成绩在班级名列前茅,于是毅然选择了报考上海第二军医大学,拥有军人和医生这两重身份让他感受到无上自豪,救死扶伤的信念在心中逐渐萌芽。

  毕业后,张伟进入长征医院骨科工作,2013年他调入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骨科。谈起对骨科这一专业方向的选择,张伟笑言这与他个人的性格有关。在当时医学发展水平下内科与外科的区别较大,外科有许多临床动手操作的机会,并且手术治愈的几率相对要高。他直言,像骨科这种“大开大合”的科室,更适合自己直率爽利的风格。但兴趣、性格不过是起点,成长道路上离不开扎实奋进,“为了让临床技术锻炼得更扎实,我们在医院实习的时候甚至都和护士抢活,抢着给病人扎针”,张伟讲述着一段为理想而拼搏的青春岁月,脸上浮现出感慨与怀想。

  都说优秀是一种习惯,扎实奋进的作风已经印入张伟的基因中。“给你看看我的闹钟吧”,他打开手机界面,不分工作日和周末,每天都是清晨5点50分的闹铃,在城市苏醒之前,他已然在医院岗位上守护着健康。繁忙、琐碎,这些并没有湮灭张伟的职业热情,他始终坚信做一名医生是最有成就感的。“当受了严重外伤的骨科病人经过手术,最后一次复查时已经可以自主走路;当家里人都险些想要放弃的老年患者在救治之下得以康复,有生命质量地度过余生;当一位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握着你的手连连道谢的时候,你不由得心中澎湃,这大约就是对生命、对希望的最好注脚。”他的描述充满了画面感,我们也不由被感染,体验到了他对医学无限崇敬与由衷的热爱。

  肩负使命 骨科发展创设标杆

  一位102岁的高龄老人不幸髋部粉碎性骨折。如果你是骨科医生,面对这样一个高难度的病例,治还是不治?若是按常规处理方法,往往会选择保守治疗,但由于老年患者需要长时间卧床,随后就会有许多并发症接踵而来,如肺部感染、褥疮、泌尿系感染、深静脉血栓等等,任意一个并发症对患者来说都有可能威胁生命。然而,若是选择手术,意味着医生需要承担巨大的风险,因为老年患者基础疾病多,往往合并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疾病等,手术风险高。许多医院都畏难于此,老年髋部骨折患者往往只能在家里或者护理院里养病,等待他们的是那一个个难以逾越的并发症和家庭的沉重负担。

  十年前,张伟主任就曾面临着这样两难的情形。

  这位102岁的年迈老人在其他医院也就诊过,但是医患双方没有取得充分的互信,治疗方案也迟迟未能确定。老人的重孙主动找到了张主任,在对病情进行了客观有效的沟通之后,家庭成员集体决定接受手术。家人还表示,由于老人年龄已高,不论术后是什么样的结果都接受。有了相互的理解和信任,张伟决心肩负起治疗老年髋部骨折的使命。

  人们常引用特鲁多医生的名言“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但正是帮助与安慰之中蕴含的人文关怀精神,让医生们愿意披荆斩棘,去推动治疗疾病的边界,向“总是去治愈”靠近,如同西西弗斯用肉身扛起滚落的巨石。尽管过程中出现了凶险的情况,手术在张伟的精湛操作下还是顺利完成。这也成就了他在相关临床技术上的重大突破。

  最终,老人家治好了骨折,并且活到了107岁,这五年对老人来说,是有尊严、有生活质量的五年。老人的后事办好后,家族成员特意为张伟送来寿碗,说一家上上下下好几十口人一定要再次表达对医生的感激之情。“不论现在的医疗环境如何,我们还是要致力于营造医患双方的和谐氛围,相互理解信任,这样医生才能充分地使好这把柳叶刀,最终受益的还是病人”,张伟这样总结。

  这位高龄老人的治愈并不是个例。目前,六院的上海市急性创伤急救中心已对老年髋部骨折患者开通了院内抢救绿色通道,各个科室同时进行各方面的检查和准备。情况紧急时直接送到手术室,会诊医生到手术室会诊,争取让病人在24-48小时内做手术。这一绿色通道模式可使老年患者尽早进行功能锻炼和缩短卧床时间,从而提高生活质量,减少并发症率和死亡率,在国内具有标杆作用。

  在张伟看来,是医患双方的理解与信任,触动了他身为医生的责任心和使命感,让他能够在常规工作的基础上做更多惠及患者的创新探索和勇敢尝试,即使为此将承担更高的风险和工作压力。

  点燃理想 援藏建设大爱无疆

  作为一个有26年军龄、24年党龄的老党员,张伟经历过援疆建设,参加过汶川抗震救灾,担任过上海世博会应急分队队长,参与过亚信峰会的保障……同事们都称他是“救火队长”。2015年中央提出了“组团式”卫生援藏,这是一次重要的政治任务。张伟第一时间报名。别人问他为什么这么拼?张伟的回答字字坚定:“战争年代,我们的使命是保家卫国;而在和平年代,我们要为生命保驾护航。”

  张伟认为,医生是富有理想和信仰的群体。无论是SARS、汶川大地震、援助非洲,还是自然灾害,都有志愿医生及时赶赴当地。他们深知当地传染病的凶险、高达六级的余震和远离家乡的孤独感,也深知有些同道不幸永远地留在了异乡,深知所做的选择意味着危险,但仍然愿意接受这样的任务,这完全是出于理想主义的光辉。

  来到氧气稀薄的西藏,当地干部对张伟一行人唯一的嘱咐就是安全第一,但没过几天,张伟稍微缓过气来就开始下病房。他笑着回忆,眼看当地有些病人因为医疗条件落后而无法救治,他便不由自主地加入到手术当中,这大概是医生的职业本能。

  张伟讲述了一个令他印象深刻的患者,一辆面包车从500公里外的牧区将其送到日喀则人民医院。这个藏族小伙子多吉在修毡房时不慎跌落,颈5/6骨折完全脱位、四肢几乎完全瘫痪……如此严重的颈椎外伤,一路颠簸转运,还能活着被推进医院,这本身就是奇迹了。

  但张伟清楚地知道,要让这个奇迹延续,实施一台颈椎前后联合入路骨折复位减压植骨内固定手术,并非易事。不要说整个西藏从来没有开展过这类手术,哪怕是在上海的三甲医院,这也是最高级别的疑难重大手术了。在他和医务人员讨论时,麻醉科表示从没操作过,ICU表示术后监护没经验,手术室表示连手术床都没有配套的……不救,似乎可以列出100个理由。

  但是,救他,只有一个理由——让他活下去。

  小到一个手术垫的改造,大到多学科联合讨论手术方案。充分的术前准备之后,张伟亲手把这个危重的小伙子推进了手术室。1小时,2小时……经过在缺氧环境下近8小时的奋战,手术成功了!术中没有输血,术后没有感染!这不仅填补了西藏地区颈椎疑难手术的历史空白,也开创了当地多学科协作诊疗的先河。来不及庆祝,来不及欢呼,放下手术刀的那一刻,作为主刀的张伟主任倒下了。在氧含量极低的高原,一台8小时的手术几乎耗尽了他全部的体力。心率130、氧饱和度80%,张伟自己差点也被送进了ICU,整整三天爬不起来,一直吸着氧。但20天后,当多吉在家人陪同下,自己下地走出医院时,这一切都化作张伟内心的成就感与满足。“用我倒下三天,换他一辈子站立,值了!”他的话掷地有声,透着侠骨豪情。

  就是这份医者的侠骨仁心,进藏短短一年,张伟就主刀开展了22项填补当地历史空白的新手术,每项手术的完成都有多个临床实践的支撑。“医生,你真是我们的活菩萨啊”,在信奉佛教的西藏,这是病人家属对他的最高赞誉和无限感激。除了开展新手术新技术,张伟还提倡要变“输血”为“造血”,打造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他首创了“双主刀”手术模式,举办了西藏首届骨科论坛和手术技术学习班。在他的带领下,日喀则人民医院的骨科从一般学科的中游发展成为了排名第一的重点学科。

  刚回上海的时候,张伟和其他援藏干部的体检指标都全线飘红,但是他的心中无怨无悔。而在他回忆这段经历时,脸上洋溢的也始终是自信的、骄傲的笑容。

  “万头攒动火树银花之处不必找我,如欲相见,我在各种悲喜交集处”,都说大医精诚,或许是因为穿过绿军装,张伟的济世仁心有了铮铮侠骨而更加彰显,而他对医学后辈的谆谆教诲更是简短朴实:“学医是值得的。”身教更胜言传!

 

学生记者 王泽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