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人物记
生命只会因为不懈努力而充满阳光——记全国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首届“中国最美女医师”获得者
2016-07-25浏览( 

  赵维莅,主任医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血液科副主任,上海血液学研究所副所长,2001年至2005年在法国巴黎第七大学获血液生物学博士学位。主要学术兼职包括美国血液学会外籍会员,中华医学会血液学分会实验诊断学组副组长、中国病理生理学会实验血液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临床肿瘤协会抗淋巴瘤联盟常委以及PATHOBIOLOGY、《中华血液学杂志》、《白血病淋巴瘤》、《临床血液学杂志》编委。主要从事恶性淋巴瘤的疾病进展标志物和分子靶向治疗的研究。承担的科研项目包括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重大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上海市科委重点项目十余项。并获得教育部长江特聘教授、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杰出青年、国家百千万人才、上海市优秀学术带头人、上海市领军人才等。相关研究成果在《NATURE GENETICS》、《LEUKEMIA》、《BLOOD》、《AUTOPHAGY》等国内外血液学权威杂志发表论著60 余篇,总影响因子超过300分,近5 年引证超过1000 次。

  初识赵维莅老师是在瑞金医院劳模讲堂上,还未见到她本人就已被讲堂宣传海报中美丽大方、知性从容的“女神”形象所打动。而讲座中,更是从她身上看到了一个更完整的“最美女医师”的形象,言谈举止间,或亲切质朴的话语,或莞尔会心的笑容,又或是情到深处的感恩,都是如此自然生动。她是病患眼中的白衣天使;是同行学者口中的科研精英;也是膝下桃李心中的良师益友。

漫漫医路 在学习中成长

  选择读医,作为出生于医学世家,从小耳濡目染的赵维莅来说似乎是一件自然而然、顺理成章的事,怀揣着对医学事业的向往与热忱,她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医学的道路。

  1996年,本科期间成绩优异的她,获得了前往大型综合医院、研究所等参与实习工作的机会。初出茅庐的她刚开始并未十分明确自己的专业方向,辅导员便推荐她选择上海血液学研究所作为自己的实习单位,“令我记忆犹新的是当时辅导员对我说的一句话,他告诉我血研所是第一个把白血病治愈的地方,听到这句话我十分诧异,觉得这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之前的课本知识、接触的病例以及所知晓的事实都告诉她:白血病是一个不治之症。于是,这个颠覆她认知的发现悄然地叩开了她的医学之门,饱含着好奇与兴趣、怀揣着向往与自豪之情,毕业后她最终选择了血研所,并将血液学作为日后奋斗钻研的专业方向。

  师从陈竺、陈赛娟院士的她,一开始就接触了许多关于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治疗领域的研究进展,“两位老师告诉我,一个疾病不仅要知道它的治疗方法,更要了解为什么这样治疗,即其致病机制。”从初次接触到逐渐了解再到熟知,愈来愈深入,一些对于当时还是医学生的她来说完全没有的概念,诸如诱导分化治疗、靶向治疗等等,也在她心中埋下了渺小而顽强种子,逐渐成为她日后临床、科研领域里渐待萌发的小苗。

  “前辈们在白血病治疗领域获得的成就,在我看来完全可以用‘伟大’来形容,当时的我也憧憬着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希望对血液病治疗的研究有更多的突破”,她回忆道,导师陈赛娟院士得知了她的想法后十分支持,在老师的推荐下,2001年12月,赵维莅获得了前往法国巴黎第七大学深造的机会。求学的道路充满艰辛和曲折,但知识的丰腴却让她无所畏惧,几年的学习使她充分掌握了对分子机制领域的研究方法,成为了她之后临床和科研里一段举足轻重也是弥足珍贵的经历。最终,她以优异的成绩和出色的表现获得了血液学博士学位。

笃行创新 在坚持中迸发

  2005年,学成回国的赵维莅在两位导师的帮助下成立了一个实验室,从申请科研经费到开展研究,从微薄的“第一桶金”到实验室的成熟、团队的壮大以及研究条件的优化,她与带领的团队在淋巴瘤治疗领域的研究也愈发深入,在国际上率先发现多个淋巴瘤疾病进展相关新靶点,首先提出多项作用关键信号通路的靶向治疗新策略等。

  关于那段早年奔波于临床和科研的日子,赵维莅老师这样描述道:“当时每天查完房出夜班,从病房的楼梯下来,再去科教楼楼梯上去,像这样持续了数年的时间。”早出晚归,披星戴月,成功从来偏爱勤奋者。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她,以“分子机制”作为依托,开拓性地将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靶向治疗理念拓展到了淋巴瘤治疗的领域中去。传承前辈首创的靶向治疗的理念,创新地将其应用于血液系统其他疾病的治疗中,完美地诠释了传承与创新的定义,而她又谦逊地将那些所获的成就称之为“小小的成果”。

关爱病患 为生命护航

  繁重的科研工作丝毫没有影响赵维莅作为一名临床医生的本职之责,除了每周两次的门诊,她还将“与患者沟通”作为每日例行之事。她笑言:“我觉得自己比较有阿Q精神,有时候在研究或其他某些事情上遇到不顺利或瓶颈时,只要看到患者的病情有所好转,就会感觉到发自内心满足,之前的郁闷和丧气也就自然觉得没什么大不了了。”

  谈起令她印象深刻的病例时,赵维莅讲述了她曾经治疗过的一名身患淋巴瘤的患者。那是一个年近七旬的病人,治疗稳定很短时间后又再次复发,在美国从事科研工作的妹妹,出于对哥哥的健康的考虑以及对美国医疗水平的高度信任,强烈要求前往美国治疗,而那位病人则百分百地相信赵维莅教授:“赵医生很好,我就是要在中国治疗。”

  “当时,患者妹妹将所有和治疗相关的资料带给国外医生看,美国医生了解后,和我取得了联系,充分肯定了我们国内的治疗方法,随即也消除了患者妹妹的顾虑。”之后,病人情况恶化,不幸去世,令赵维莅意外的是,他的妹妹没有任何责难或愤慨,而是在其哥哥的葬礼过后十分诚挚地代表她家人来表达对赵医生的感激之情。并且,按照患者的遗愿,将其在美国购买的极其昂贵的靶向治疗药物带给赵医生,希望能够继续贡献于临床科学研究工作。“我当时十分感动,感动的不仅仅是病人对我们的感激之情,而是病人在整个治疗过程中的成长,他们对我们的信任。”这件事虽然已过去一段时间,但从她的言谈间仍然能感受到这份深切的医患之情。

  “我十分赞同现中华医学会血液学分会主任委员黄晓军教授说过的一句话:好医生并不是要求对疾病的治疗有99%的把握,有可能仅仅是比别人多了1%的把握,而为了这1%他会竭尽全力。这确实是作为一名医生所应遵循的箴言,很多医生也都是这样做的,也应该是这样做的。”赵维莅教授的一番话情真意切也同样发人深省。

  在医学道路上始终不懈地追求、探索的她,竭尽全力为患者研发越来越多、越来越有效的治疗方案,与此同时,作为瑞金医院第四届青联会长的赵维莅老师,也积极参加各项患者宣教和义诊工作,以医生的身份,奔走于多个为患者服务的一线:诊室、病房、实验室、社区、讲坛等等,将自己的青春燃烧于工作与公益之间,奉献于社会之中。

教书育人 为学生努力

  作为血液教研室副主任的她,深知医学教育的重要性,游刃于临床与科研的同时,仍积极投身于学生的授课和带教工作,为其膝下的学生们提供了良好的学习平台以及各方面珍贵的学习机会,“虽然挫折能够让人成长,但我还是希望我的学生能少走弯路”,这份对学生的希冀与疼爱可见一斑。

  当谈到对初入临床实习的医学生们的建议时,赵维莅教授结合自己经历向我们说道:“首先,进入临床后要善于发现,多数同学一开始往往会不知所措,这是可以理解的,那就要学会多提问。在我还是个医学生时,遇到一个病人突然休克了,现在当然知道要怎么抢救,但当时对于第一次进入临床的我来说,不知道要干什么,也慌张得想不起来要干什么。所以,作为学生要学会把握任何一个学习的机会。再者,实习是面向所有科室的,所以每一个专业都要去认真体验,去观察,每个科的所涉及的检查都要去实践,而不是,例如想研究血液的不重视内分泌,对内分泌感兴趣的不认真学习血液科的东西,要学会融会贯通,实习期间学的每一件事、每一项技能对之后的医学生涯都是有帮助的。”

  赵老师强调做一行必须爱一行,对于年轻的医学生们,她还给出了这样一份寄语:生命只会因为不懈努力而充满阳光!

  赵维莅这样形容自己的一天:“我把每一天‘切’成三段:上午与患者沟通,下午与科研团队和学生们沟通,晚上和自己沟通。”身兼数职的她,不仅是一名心系病患、兼具人文的临床医生,也是一名执着的科技工作者,同时亦是一位有情怀老师。

  不过短短几十分钟的聆听与交流,但那份由内而外所映射的人格魅力,让我们暗自感佩也心生向往。真正的女神绝不囿于年龄,经过岁月的涤荡,或许是白袍加成的力量,赵维莅老师仿佛青春永驻,眉宇间甚至更加柔和而温婉,确实当得上“中国最美女医师”的称号。

学生记者  蔡玲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