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人物记
怀律己之心修从医之道——记第十四届“上海科技精英”获得者、附属瑞金医院副院长沈柏用教授
2015-11-24浏览( 

  沈柏用,男,医学博士,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生导师。现任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副院长,上海消化外科研究所副所长,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胰腺疾病研究所常务副所长。1991年7月毕业于上海第二医科大学(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法文班。长期从事肝胆胰外科尤其是胰腺肿瘤的外科治疗,是国内最早将微创技术用于肝胆胰手术的专家。目前担任中国免疫学会移植免疫分会委员,中华医学会外科学分会外科手术学组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外科医师分会机器人外科医师委员会常委等。作为负责人先后承担十余项省部级以上课题,曾获国家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第一完成人),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第二完成人)和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第三完成人)。第一或通信作者发表论文76篇,其中SCI收录14篇,作为主编或副主编出版学术专著3部,受聘为《World Journal of Surgery》等十余本杂志任编委。

  肿瘤已经成为21世纪最让人恐惧的疾病之一,而有一种肿瘤,更是悄无生息出现在腹腔的深处,安静的生长并攫取着病人的生命力,当它被发现时,往往只剩下医生无奈的摇头和病人无尽的绝望。这种疾病便是被称为“癌中之王”的胰腺癌,在医生与病人共同抗击癌症的历史中,它以恶性度高、诊断和治疗都非常困难,预后极差而声名远扬。而今天,我们将走近的,正是一位与这种可怕疾病抗争的勇士,瑞金医院副院长、普外科主任医师沈柏用。

注定与白袍有缘

  “我母亲年轻的时候,患有心脏疾病,病情较为严重,直到1963年在仁济医院接受了心脏手术才得以在日后生儿育女。1966年,我出生了。”在雨后的黄昏里,沈柏用老师叙述着他儿时迫切地希望成为一名医生的缘由。或许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他就注定与白袍有缘、与柳叶刀有缘。

  沈柏用表示,他从小就有这样一个意识——如果没有医生的精研技术和仁爱心肠,自己就不会诞生。就是因为坚信医生是一个能给病人,给家庭,乃至一个大家族带来健康、快乐和希望的职业,他早早立志要成为这样一个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抱着这样的志向,考进二医大的法文班后,沈柏用开始了漫长的医学学习生活。

  人们常说学医苦,确实要学的课程很多,要花的精力不少,但是对于沈柏用而言,强力的原动力让他把治病救人当作自己的夙愿。“爱岗敬业是年轻人应该有的境界,但这还不是最高境界。最高境界应该是乐在其中,把自己的职业作为自己人生最大乐趣。”医学殿堂的浩瀚知识让人好奇而又向往,在二医大和后来留法学习的十余年间,对医学的热爱让他孜孜不倦的钻研求索,更是义无反顾地扎根临床一线,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愿意做医生,帮病人换个药都觉得很开心”。

  谈及自己的专长——胰腺癌,沈柏用的眼中熠熠生辉。胰腺癌作为癌中之王,靠近后腹膜,难以发现;由于其嗜淋巴,尤其嗜神经性,非常易转移而难以根治;而且无靶向药物,所以发现难、诊断晚,治疗更是阻碍重重,预后非常差。在中国乃至世界的诊疗指南上,三期和四期的胰腺癌,一般都建议放弃治疗,因为已经没有手术指征,但是沈老师执着向着这种让大多数医生低头的疾病,发起挑战。“在瑞金,我们手术后的五年存活率已经达到了19.5%,而世界平均水平只有不到15%。”沈老师如此说道。但他也表示,相比于同样威胁人类健康的胃癌、肠癌等癌症术后的五年生存率,胰腺癌手术的预后还是非常差,更别提那些不能进行手术的病人,这个结果远远不能让病人和家属满意,更不能让身为医者的沈柏用心安。

  从踏上医学之路的第一天起,沈柏用就坚信医生这个职业是能够“改变命运,带来幸福”的,因此选定了目标,就不会放弃,抗击癌中之王的道路上,他披荆斩棘前行。

要做就做“大科学”

  结合多年从医的经验,沈柏用提出了要成为一个好医生,应该注意两个重点:首先是需要规范,而在规范的基础上,则要有所创新。

  沈柏用发明的胰腺癌治疗的“三明治式治疗法”就是这两点结合的典范。所谓“三明治式治疗法”,就是对传统认为手术无法治疗的发生肝转移的IV期胰腺癌患者,将这类患者的胰腺原发病灶及肝脏转移病灶一并切除,术中对肿瘤癌床进行大剂量放疗,术后辅以化疗,约2~3个月后再进行体外放疗。这种治疗法使得一部分国际上认为不能治疗的胰腺癌患者生存期延长了一倍,以前胰腺癌并肝转移患者几乎不可能存活1年以上,现在有相当多的胰腺癌并肝转移患者生存期超过了1年。

  除此之外,还有近年来最新的技术——达芬奇机器人,更是打开了对于胰腺癌治疗的新大门,填补了腹腔镜的不足。作为国内最早使用腹腔镜的一批医生,沈柏用表示:“腹腔镜现在已经做了几千例,而达芬奇仅有几百例,还是临床应用较少的手术方式,我们还需要发展。”他提到,现代最新的科学技术提高了我们对于疾病的认识,学习一门学科,想要学好就必须和最新的技术接轨。同时新的精准医学理念的提出,也使他意识到了对肿瘤治疗应有原则性的突破——根据肿瘤的细胞学行为不同,可能对于治疗的要求也要有相应的改变。

  为了对胰腺癌能有更深刻的认识,沈柏用对这种疾病不仅仅只关注临床的情况,也进行了细胞学、基因学、流行病学等多方面的研究。“要有做大科学的意识,”他语重心长算了一笔这样的帐,“作为一个医生,如果按我现在的手术量,到我60岁退休,最多还能做5000个病人的手术,如果我只是个开刀匠,那我对医学剩下的贡献,也只有这5000人了。但是如果在诊疗过程中,能把对疾病发生发展的认识以及创新的诊疗手段变成大家公认的结果,总结出科学的经验方法并进行推广的话,那我能帮助的病人,就是千千万万。”

  “大科学”对于沈老师来说,绝不是光说不做的一句口号。作为一位脚踏实地、勤勤勉勉的医生,他早已迈出了开拓的步伐。他认为做“大科学”需要三个要素:第一,小到个人大到学科,都要有完整的数据库、样本库以及随访研究。他在十年间收集了3000例的病人数据资料,并且对每一个胰腺癌病人都有基因测序的数据,这些数据正是做“大科学”最基础的条件。第二,在临床研究上需要有敏锐的、科学的思维。他强调要做前瞻性随机对照的临床研究,并且拿出说服同行的数据。第三,在临床上建立基础研究的队伍。在瑞金医院就有胰腺中心以及胰腺疾病研究所,临床医生把临床上遇到的问题、临床经验和第一手临床资料提供给科学家们,而科学家们也和临床医生交流最新的科研进展,达到了科研工作有的放矢,临床工作也能运用到最新科学技术的目的。

  既要一脉相承,又能与时俱进,是沈柏用在医学道路上所秉承的精神,“要做就做大科学”是他对自己的要求也是他对医学生的谆谆教诲。

成为让人尊重的医生

  众所周知,瑞金医院是一所法语特色鲜明的医院,沈柏用老师曾多次去法国交流学习,当我们问及“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他感慨道,应该就是法国医学界注重人文的文化氛围吧。他表示尽管中国在近三十年医疗技术发展迅速,在胰腺外科领域的医疗水平甚至已经超过法国,但法国医生“患者至上,尊崇生命”的精神依然令他敬佩。感受到医院中人文氛围远不如法国时,他感到非常惋惜,也因此决心从自己的学生做起,培养他们更好的人文素养。最简单的要求,就是要学生们对自己的言行装束都要严格把关,比如不允许上班时穿牛仔裤、短裤。他表示虽然注重服饰看起来似乎繁文缛节,但却是对医生整体专业形象的一个提升,穿着干净齐整地为病患诊疗,是对病患的尊重,而只有尊重病人才能赢得尊重。

  严格要求学生的沈柏用老师也是这么严格要求自己的,身兼副院长,行政事务繁忙,但他始终坚持每天早上七点半病房交班,并在晚上下班离开医院前检查当天的手术病人。导师尚且如此严于律己,学生们自然也会心悦诚服的一起查房学习。沈老师在采访中反复提到“与病人相处,要关注细节”。因而对每一位病人,他都会详尽地在查房中问及术后的感觉,是否有什么细微的症状。许多病人都会亲切的称呼他为“沈伯伯”,同时惊讶于一位忙碌的副院长,竟会每日都花费如此多的时间在病房之中关注病人。这样的亲切与细致,在每一日的查房中,都深深影响着他背后的学生们。

  “我的老师李宏为院长对我很宽容,这点上我不如他,我对我的学生们很严厉,甚至有些苛刻。”沈柏用笑着说道,眼中却满是对学生们成长成才的期望。对于学生,沈老师从学术到人品,都有严格的要求。他的每一个学生,都有一个在胰腺方面的相关课题,而课题内的国内外相关文献,沈老师都要求大家烂熟于心。“他们不敢不看,因为我会在平时抽空提问他们,而且他们每个人要看的文献我都看过,所以他们不敢糊弄我。”对于学生们的理论基础和临床动手能力,他都有非常严格的要求。就如沈老师所说的,好医生第一个境界是规范,而后就是创新。对于学生来说,打好第一阶段的基础,是日后成为好医生的关键。在熟读已有的文献之外,沈老师也要求学生自己做研究,比如创立病人的队列研究,前瞻性或者回顾性都可以,主要是培养学生们做大科学的眼光。学生们要学的不仅是临床技术,还有对科研的敏锐度。他语重心长地说:“唯有这样,在脱离老师后,学生才不仅仅是独当一面的医生,更是日后能有所成就的一代名医。”

  虽然现今中国的医疗环境不容乐观,但就像狄更斯所说——这是最差的时代,这是最好的时代。在这样的时代学医行医,坚持并不容易,沈柏用鼓励每一个医学后辈们不要放弃对医学的热爱:“医生是少数无论出身多么平凡,但通过努力就有机会去改写、去纠正、去创造的一个职业。或许这就是医学最有魅力的地方,只要热爱和努力,就会有机会去改写人类的健康史。”

  采访至此,夜幕已缓缓降临,但我们在沈柏用老师充满希望的眼神里却分明看到闪烁的晨光。

  苏轼曾书:流而不返者,水也;不以时迁者,松柏也。或许匆匆流去的岁月里,人类必须面对疾病谱的改变,必须面对医学水平与健康需求间的落差,但医者悬壶救世之心却如苍松翠柏般不惧霜雪、坚定不移。从走上医学的起点时就抱着豪情壮志的沈柏用老师,必能在医学殿堂里书写下荣光,而我等晚生后辈也将以此激励斗志,昂扬有为。

  学生记者 张佩琪  指导老师  杨静 叶佳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