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人物记
以刀为笔书写漫漫医路——记2014年度何梁何利奖获得者、附属九院口腔颌面外科主任张志愿
2015-01-16浏览( 

        张志愿,1975年毕业于上海第二医学院口腔系,1986年攻读硕士学位, 1991年获医学博士学位,师从我国著名的口腔颌面外科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邱蔚六教授,1995年赴美国专攻口腔颌面、头颈肿瘤外科。1996、1998、2001年先后被任命为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口腔医学院院长、第九人民医院院长、上海市口腔医学研究所所长,上海市重点学科—口腔颌面外科学科带头人。现任中国抗癌协会常务理事及头颈肿瘤外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务。张志愿从医执教39年,曾获卫生部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2014年获何梁何利科学与技术进步奖。以第一完成人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教育部自然科学奖二等奖2项。“863”、国家自然基金重点2项、面上5项,“十一五”支撑计划等国家级课题9项。主编专著11部,参编英文专著2部。《上海口腔医学》主编(Medline收录),第一或通讯作者发表论文192篇,其中SCI收录71篇(最高IF=18.038)。已培养博士(后)37人,其中国家杰青、长江特聘教授1人,博导7人。所领衔的国家级重点学科被国际口腔颌面外科医师协会(IMOS)认证为全球专科医师培训基地,被英国爱丁堡皇家外科学院授予口腔颌面头颈肿瘤培训中心。

 

        书柜前横放一张木桌,一套笔墨整齐的置于其上,白净的墙上挂着的是一幅幅墨宝,如果不是书柜里厚厚的医学书籍和各类奖状证书,还有身穿白大褂刚刚从手术室赶回来的张志愿老师,一定会误认为是进了一位文人雅士的书房。在这样的笔墨书香中,我们倾听着这位儒雅且质朴的教授,讲述着自己以刀为笔书写的漫漫医途。

 

“命运给予我学医的机会,自然要倍加珍惜”

        作为上世纪五十年代生人,本该读书的年纪却逢文革,张志愿的医学路更多是在偶然的命运指引下开启的,但干一行就得爱一行。从1975年毕业后进入九院,张志愿坚持住院医生就得是个真正的“住院”医生,食堂、宿舍、病房,三点一线的生活,整整九年时间,他就一直在临床一线学习和工作。

        命运的转折点再次出现在张志愿36岁时,是放弃临床转做行政,还是继续深造充实自己?性格果决的张志愿当机立断,迎难而上,叩响命运的最强音。于是白天忙工作,夜晚坚持苦读,最艰辛的是重头开始学英文,但机会总是垂青于愿意付出者,36岁的张志愿顺利考上了研究生,并在学习期间顺利转博,为今后的临床科研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学业基础。

        “人总是要有志气的。”这是张志愿回忆那段时期时的一句总结。无论工作环境压力有多大,他也如同扎根于肥沃土壤的树苗一般,抓紧每个机会汲取知识这种无价的营养。正是那无数个无眠的夜晚,无数个没有休假的周末,数十载不断的学习和磨练,使得他果决的性格之外又增添了坚忍的品质,这或许正是时光给予他的最大财富。

        “文革让我们这一代人失去了这么多,好不容易可以有机会把错失的学习经历补回来,我如何舍得放弃?命运给予我学医的机会,我自然要倍加珍惜。”这样质朴的一句话,伴随着张志愿走过了近40年的风雨,无论有多少困难,无论日后因为担任行政工作事务多么繁重,做一个医生仍旧是他从未放弃过的坚持,也由此收获一路繁花。

 

“医生必须凭良心做事,要对病人心怀感恩”

        谈及多年的行医历程,张志愿最深刻的一个感想,便是医生要凭良心做事,要对得起病人。“没有病人,哪里有我们医生的水平?要对病人心怀感恩。”他如是说,亦如是做。近四十年医路,有两个案例让他印象最为深刻,也愿意与年轻的医学生们分享所思所得。

        第一位病人初诊时即被诊断为口底癌,当时张志愿极力主张手术,这是一个从医学角度来说正确的判断,舍弃病变部分以保全生命。但是病人却表示手术会影响自己的生活,随后就不再来复诊。直至一年后,这位病人再次出现,但当时已经口底、颈部淋巴结全部转移,手术风险极大,张志愿谨慎地表示安全起见不能再手术了。此时病人才道出了实情,他是一位音乐家,一年前放弃手术是希望保留艺术生命,但没有预料到病情发展如此迅猛。病人表示无论手术台上发生什么都不会责怪医生和医院,如此强烈的求生欲望和全心的信任打动了医生,最后张志愿还是为他特别制定了手术方案,手术整整进行了23个小时,使用三块皮瓣修复了口腔部分已经因为肿瘤完全溃烂的部位。几个月后,这位音乐家成功恢复并且快乐地弹起钢琴时,张志愿说:“当时就觉得之前23小时的劳累和紧张都值了,满满的成就感充盈着内心。”他还说,要理解病人,眼中不但要有病灶更该理解病人全部的需求,同时也要感谢病人的信任,因为病人是让医生医技能够进步的老师,没有病人,何来技术娴熟、医技精湛的外科医生?也正是这样的感恩之心,督促着他对病人更加的负责与关怀。

        而第二位病人一开始并不是张志愿的病人。这位舌下腺手术的患者术后结扎的动脉重新开始出血,刚送进手术室就开始窒息,抢救人力不足,负责医生开始呼唤帮助,而隔壁正在做手术的张志愿应声赶来,在看到病人已经脸色发紫,颈部肿胀,呼吸困难时,他当机立断在病人还站立时快速的进行超常规操作的气管切开术。“刀进入气管后病人呼吸困难缓解的那一瞬间我就反应过来了,刚才那个动作真的太危险了。”张志愿如此回忆道。“太危险了,要是这一刀用力过猛,就会造成气管食管瘘,那也是非常危险的,要是稍微歪一点,旁边就是两侧的颈动脉,那更不得了。”若是抢救出了意外,他肯定要担上很大的责任,但是在抢救时,张志愿一点都没有考虑到这些利弊关系,只想着需要救人。“要是有一点杂念,这刀我就不敢动。但是病人永远是最重要的。”他坦诚地说道。正是平日里时刻对病人的责任心在这一刻促使着他迎难而上,张志愿认真地表示虽然有些后怕,但医生本就是凭良心做事的职业,为了挽救病人的生命,危急关头自然不能犹豫和退缩。

 

“成功之路,始于自己的足下”

        临床和科研,张志愿从未放松过对自己的要求,而在教育上,他也是位严师,对于研究生,他的要求是研究型的临床医生,因此“晚上做研究,白天做手术”的风格是师门传承。“我就是由邱蔚六院士带起来的学生,张锡泽教授、张涤生院士、戴尅戎院士等等的言传身教也让我记忆犹新,老一辈的成就熏陶造就了我们,而我们这一代的坚持,也会培养出下一代更好的学生。医学文化和九院的文化,就是这样一代代传下去的。”

        与谈起自己的专业成就时轻描淡写不同,在谈及自己的学生时,张志愿如数家珍,列举了不少自己研究生的成果和拿到的奖项,满面都是自豪。但他同时也表达了自己的忧虑——现在有少数学生,研究做的很好,但是在与人沟通上却略显不足,因此难以融入于团队之中,将不利于自身的发展。张志愿总认为高学历不等同于高能力,临床经验是一个自身不断努力、不断实践和总结,并且需向有经验的同仁虚心学习不断积累的过程,如此才能有所成就。”因而对于如何使学生成才,张志愿也始终在不断探索,付出了许多努力。

        有感于身教重于言传,张志愿认真地表示:“集体是土壤,学生是树苗,老师是园丁,只有首先土壤好,园丁勤,才能让树苗成长。”因此他始终严格要求着自己,也营造着科室乃至整个九院的文化氛围。“文化是一个医院的精神脊梁,”他这样说到。医院的发展和凝聚力,离不开里面每一个医生的言行和凝聚力,而老师的言行则会影响着下一代的学生,更影响着医院的未来。张志愿自身作为老师,也在努力端肃自身,他认为在学生的言行中可以看到老师的影子,只有作为老师,自身有修养,才能培育出有医德有修养的学生。行医忙碌,这让张志愿已经许久未曾好好体会执笔练字的快乐了,但是闲暇时于笔墨方寸间觅得平静,仍是他对于自身修养不怠的追求。

        谈及刚刚获得的何梁何利奖,张志愿表示,获奖是集体的力量,不是个人的功绩,自己只是作为集体中的一员,一起奋斗而已。如此谦虚的语气,也让人不禁对这位儒雅的教授,心生敬意。对于年轻的医学后辈,他语重心长地说:“既然选择了医学,就要热爱这个专业,只有热爱,才能专心致之地攻克难题,才能做一个好医生。不要受社会不良因素的影响,融入这个社会的同时,不要忘记自己学医的初衷。”

 

        2010年仰望星空专栏曾经采访过张志愿老师,这是时隔多年后的一次回访,听到张志愿老师再一次重复那句“成功之路,始于足下”的人生座右铭,也再一次被感动,以刀为笔,张志愿老师在漫漫医路上书写着人生精彩,也激励我们这些后辈踏实奋进走好脚下每一步。

 

                                                                                                                张佩琪  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