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键词 |

王慧院长组织国际公共卫生专家在《柳叶刀》子刊 发表针对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沟通的评论

 

 

时间:2021-01-04

 

浏览(

今年G20医疗高峰论坛国际国内大咖云集,受邀学者及专家对未来公共卫生的发展动态给予了热烈研讨。其中,来自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的院长王慧教授,领衔组织全球顶尖公共卫生专家,在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子刊《Lancet Digital Health 2020》发表了以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沟通为主题的评论。

评论主要以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为背景,围绕当前数字化时代下全球公共卫生的沟通所存在的困境和挑战展开讨论,并且专家们对未来公共卫生的沟通路径提出了展望。该评论提出,多国已经进入实时和点对点的资讯交换模式,呼吁建立新的全球信息框架。


 


作者介绍

通讯作者: Hui Wang(王慧),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院长,教授

Paul D Cleary美国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前任院长,教授

Julian Little,加拿大渥太华大学流行病及公共卫生学院,教授

Charles Auffray,欧洲系统生物及医学机构主席


公共卫生事件中的信息交流

虽然全球许多国家在历经疫情后建立了报告机制[1],但是预防及处置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依旧困难重重[2]为有效应对,政府、卫生专家、科学家、媒体以及社会之间的良好信息交流应成为关键考虑点[3]


但要实现有效的信息交流,则面临如何维持公众对科学的信任,以及如何维持公众对包括接触者追踪(Contact tracing)等防控应对措施的高度支持的潜在问题,尤其是当这些措施可能触及个人隐私时[4]。尽管关于新冠肺炎的文章积累时间较短,但相关研究结果多且庞杂,使得信息难以管理与甄别。在人工智能与众包(Crowdsourcing,是指以自由自愿的形式外包给非特定的大众网络的做法)的支持下,建立系统评价机制能够支持快速分析循证研究内容,以助各方沟通新冠肺炎管控措施所需[5]

新冠疫情已掀开了实时、点对点数据信息共享的新篇章。如今,不同于通过传统公共卫生组织公布数据,关于疾病及疫情暴发数据的多渠道传播机制,更有助于形成全球卫生视角下的疫情应对局面。目前,使用在线数据正在成为监控新兴公共卫生发展态势的一个主要方法。例如,被广泛引用的全球新冠肺炎感染案例与死亡人数信息,正是由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多个跨学科小组(约翰霍普金斯新冠病毒资源中心)协作所得[6]。无独有偶,健康地图(HealthMap)结合了多种数据来源,包括在线新闻、目击报告、专家讨论以及官方权威报告,提供了各种全面独特的传染病防控证据[7]。可见,要实现应对未来可能疫情的全球化信息交流,仍旧需要构建新的体系框架。该体系框架下,除了国际官方组织及制度参与,也亟需非官方组织发挥作用。与此同时,我们提出并鼓励联盟机制发挥其在多种电子信息收集,利用创新方法处理和交流信息中的优势。

当下,媒体缺乏专业健康素养非常普遍,而这也会进一步削弱科学健康知识普及在应对新冠疫情中的效果。例如许多未经验证的消息被广泛传播,带来了公众误解、恐惧与信任丧失,最终阻碍有效应对疫情。为应对新冠疫情反复及新型传染病的发生,积极投入防控信息编撰、信息验证与传播的机制建设,至关重要。其中一些关键问题应引起我们重点关注,如传播媒介之间如何相互作用,传播个体的社交状态如何作用于人际间传播。在事态尚不明确的阶段,应采取交流信息形成后的动态评估措施。同时,应开发新的系统医学和有效促进防控行为的交流传播课程,从而训练卫生专家、研究者、教职员、媒体专家和决策者与群众积极沟通,以推动数字健康在传染病及多种疾病防治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参考文献

1 Global Preparedness Monitoring Board. A world at risk: annual report on global preparedness for health emergencies. 2019. https://apps.who.int/gpmb/assets/annual_ report/GPMB_Annual_Report_English.pdf (accessed July 30, 2020).

2 Kandel N, Chungong S, Omaar A, Xing J. Health security capacities in the context of COVID-19 outbreak: an analysis of 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 annual report data from 182 countries. Lancet 2020; 395: 1047–53.

3 Cowper A. Covid-19: are we getting the communications right? BMJ 2020; 368: m919.

4 Bricker D. Canadians supportive of wide-ranging measures to battle COVID-19, including some surveillance. April 9, 2020. https://www.ipsos.com/en-ca/news-andpolls/Canadians-Supportive-Of-WideRanging-Measures-To-Battle-COVID19- Including-Some-Surveillance (accessed July 30, 2020).

5 Piechotta V, Chai KL, Valk SJ, et al. Convalescent plasma or hyperimmune immunoglobulin for people with COVID-19: a living systematic review.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20; 7: CD013600.

6 Dong E, Du H, Gardner L. An interactive web-based dashboard to track COVID-19 in real time. Lancet Infect Dis 2020; 20: 533–34.

7 Brownstein JS, Freifeld CC, Madoff LC. Digital disease detection—harnessing the Web for public health surveillance. N Engl J Med 2009; 360: 2153–57.



下一篇:我院举行“仰望星空,脚踏实地——预防医学专业导航”2020级预防医学专业新生班导师活动
重要信息: 未来学生 在校生 校友 教职工 支持单位
资料下载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