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

我院2014级预防医学专业范佳磊同学成功捐献造血干细胞 系交医第7例

 

 

时间:2018-03-28

 

浏览(319

 

       又到一年“学雷锋月”,每年此时总会有许多令人倾佩的事迹。近日,我院2014级预防医学专业范佳磊同学,在他22岁生日到来的前夕,完成了人生第一次造血干细胞捐献。这是交医第7例、交大第13例、上海市第401例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者。



       范佳磊,2014级预防医学专业本科学生,班级志愿者服务队队长。今天,他前往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完成造血干细胞采集。医学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吴韬、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宋国明、学指委、团委、宣传部、公共卫生学院、医管处等学院、部门老师前往慰问看望。    
       在接近四个小时的外周血循环后,范佳磊完成了233cc造血干细胞的采集。这份生命的希望将被立刻递送到宁波,挽救一名亟待移植的血液病患者。他表示:“选择了医学,就选择了责任。更何况,救人,是我想成为医学生的初心。我很高兴能为健康中国的梦想添砖加瓦,贡献自身青春力量。”

       进入交医以来,范佳磊同学一直担任着班级志愿者队长的工作,他积极组织同学们参与各项志愿活动,承担社会责任。去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做志愿者服务时认识了黄浦区血站负责人,在具体了解口腔黏膜拭子法采集样本进行造血干细胞入库的过程后,他于2016年11月组织班级同学共同前往黄浦区血站进行无偿献血以及造血干细胞配型义务奉献活动。不仅如此,他还加入了血站的志愿宣传队伍,抽取周末时间在献血车上为群众普及无偿献血和造血干细胞入库的相关知识,提供咨询服务。在他身体力行的动员下,班级16名同学参加无偿献血,不少同学也加入了中华骨髓库。还有一位拥有着在国人中比例仅为千分之一的RH-阴性特殊血型“熊猫血”的田同学,他加入了献血志愿者行列。
       从事这样的志愿者服务,他说,是一种非常特别的体验,因为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世间百态,有年近60还坚持献血的长者,也有家财千万仍不忘奉献的精英,还有血站的志愿者,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外来务工人员,选择将双休日贡献给血站,和他们的交往总有很多收获。这许许多多前来献血的人和志愿者们一同,传播的是温暖、生机与社会正能量。如今,在快节奏的学习生活中,难免心情会有波动,而从事这样全心为他人的活动,对他来说,是一种精神享受,是涤去浮躁、收获安宁和满足的一种方式。



       就在2017年年底,范佳磊同学接到通知——“有位患者匹配上了你留存的样本!”听到这个消息,他的第一念头是“万分之一的几率,竟然赶上了!”然后便是替这位患者感到幸运,“如果我没有入库的话,他/她就痛苦了。”当问及是什么时候决定要向这位患者捐献造血干细胞,范同学反问道:“难道不是当初入库时就决定了吗?”“总不能,给人一根绳子,又剪断吧?”确实如此,选择造血干细胞入库不仅仅是选择留存样本以供匹配,更是选择了一旦匹配成功就前往捐献的责任,否则,匹配成功却又遭遇悔捐,对于病患家属而言无异于命悬一线时又被人再次抛弃。范佳磊同学的坚定与果断,令人钦佩。
       在这个问题上,范佳磊同学显然还有更深的体会,他认为在号召更多的人加入中华骨髓库的同时,必须要向受众解释清楚具体的造血干细胞捐献流程,以及一路上可能遭遇的阻力,这也正是他在血站工作的主要内容。这份《志愿捐献造血干细胞同意书》一经签署,不仅代表着一份契约精神,更代表着对于他人生命的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进入医院实习之后,医院常出现的血库告急现象让范佳磊坚定了宣传无偿献血、号召更多的人加入献血队伍的信念。他说,很多病人都是要用血时求不到血,还有外地病人的献血证无法在上海使用,需要家属重新去血液中心献血,往往会耽误很多时间。每年的6月14日都是世界献血者日,2017年的活动重点是紧急情况下的献血,活动口号是:“你能做什么?”辅助宣传内容为“献血。现在献血。经常献血”。他建议大家,如果对于献血不反感的话,去大城市旅行时可以顺便献出一袋血,说不定就派上用场了。
       对于十九大提出的“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号召,范同学认为,所谓的健康中国是精神上的健康,我们要更重视更生命的质量而不单单是长度,尤其是要关注精神生活的质量,顺心而为,获得精神上的圆满与幸福。而作为医务工作者,我们的精神生活则更为重要,因为医生所表现的状态对于患者和家属会有很大的影响,如果医生总是愁容满面,患者又怎么能安心呢?因此,我们要重视自己的精神健康,为患者提供最好的医疗服务,治疗肉体上的病痛,也舒缓他们精神上的压力。



       有这样的一种大爱,如影相随(髓)。这是冥冥中的缘分,也是对你生命永恒的祝福。
       作为一名医学生,我们要始终保有一颗爱人之心,医生们在医院里救死扶伤、守护病人的生命,我们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诠释自己那一份独特的“雷锋精神”,正如范佳磊同学一样,坚守这份大爱,传递这份理念,拯救一份希望。
       范佳磊同学也希望,有更多的同学愿意许下这样对生命的承诺,深思熟虑入库、义无反顾捐献,让自己生命的种子在远方的血液病患者身上生根发芽,给患者带来重生的希望。



采访实录


——第一次知道骨髓移植是什么时候?之前想过要捐献自己的骨髓吗?
这是大多数人初中时候就知道的东西吧,大多数人都知道骨髓移植,但是很多人以为是穿刺骨髓,上了大学之后,我才知道是外周血捐献。小时候当然没想过,因为觉得可能穿刺骨髓会有点怕。


——什么触动你产生捐献骨髓的想法?
因为参加一次志愿者活动的时候,志愿者服务站的老师给我普及了许多这方面的知识,我在医学学习的时候,也接触到了很多病人,感觉他们真的非常需要我们的帮助,我觉得我还算是一个比较善良的人,也希望能带给他们帮助,所以在红会登记了自己的信息,在半年之内就匹配成功了,所以就顺理成章的决定捐献我的骨髓。


——是否担心过会很疼或者对身体有伤害?
一开始以为是骨髓穿刺,会有担心自己会出意外,会不会半身不遂之类的,但后来了解到是外周血捐献,就和献血,特别是捐献血小板差不多,一根管子从身体的这边穿进去,那边穿出来,只是等两个小时和等一天的时间差别。有些不同的是,骨髓移植前要连续七天打动员剂,有的人可能会吃不消,要随时停下来。


——你觉得对你和对方最大的意义是什么?
对对方的话,很简单,就是多了一条生命;而对我来说,就是感觉挽回了一条生命,其实和器官捐献差不多,器官捐献可能对身体的伤害更大一些,而捐献骨髓即以很小的代价达成了很大的意义。


——在捐献过程中碰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家人的反对是肯定有的,他们会去网上找各种极少数的个例,比如红细胞破裂啊之类的,还有对骨髓捐献者的身体造成不可逆伤害的一些案例来劝阻我,但是我的父母都尊重我的决定,他们虽然反对,但是经过我的劝说之后,并没有阻止我去这件事。


——想对被捐赠者说什么?
我们两人的性别,身份,年龄都是对对方完全保密的,所以对我来说,对方还是比较陌生的。希望我的血液可以在对方的身体中流淌个几十年,发挥最大的效力。


——关于骨髓移植大家存在什么误解?
骨髓移植不是像所有人以为的那样用骨髓穿刺这种听上去很痛的方法,现在有外周血的方式,采集的话也可以用口腔黏膜样本采集,在很多地方都可以做,也非常的方便。


——骨髓移植前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
首先是心理准备,但我一直决定好了要做这件事情,所以机会来了也没有犹豫,没有什么心理障碍;然后要劝说父母,因为就在那七天注射动员剂的时候,是需要父母一直照顾我的,虽然他们没有强力阻止我捐献,但是看着我心里肯定还是不是很舒服的。


资料来源于公众号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小医生Joy

 

上一篇下一篇
重要信息: 未来学生 在校生 校友 教职工 支持单位
ENGLISH    资料下载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