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周刊】良医 | 10年,北川幸存少女与抢救医生重逢——抗震救灾中的上海白衣天使
2018-05-03浏览(147来源:新民周刊 
 撰稿:吴雪
 摄影:

  十年前,北川中学16岁的高一女生秀秀,被倒塌的教室掩埋10小时,最终被救出,但严重的挤压伤,让她面临生死考验。她被送入成都的华西医院ICU,在那里遇到了来自上海的救援医生。

  如今,秀秀已经25岁,是一名在读研究生,她带着自己的义肢,顽强而乐观地生活着。

  4月末,上海交大医学院党委副书记赵文华率队赴四川省开展“十年医源情”——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走进都江堰系列活动。秀秀在都江堰与当初抢救她的陈尔真医生重逢,两人紧紧相拥。


  事隔十年,秀秀第一次完整地了解了自己当初伤情之重,也第一次完整地听到,陈尔真医生怎样帮助她从九死一生的危险境况中走出来。

  十年过去了,当年的救援战士、白衣天使们,鬓角生出华发,眉间已有皱纹,但时间却没有冲淡参与汶川地震医疗救援的非凡记忆。

  2008年5月12日地震发生后,上海交大医学院系统各附属医院的医护人员在第一时间毅然请命,义无反顾冲往最前线。据统计,截止至2008年5月28日,上海交大医学院全校募集捐款1242万元,上交特殊党费215万元,并先后派出11批、126名医疗队员奔赴灾区第一线。

  从都江堰回到上海十天后,《十年医源情难忘汶川——一堂特殊的思政课》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举行。三名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曾参与援川的专家:瑞金医院副院长陈尔真、仁济医院胆胰外科主任王坚、第九人民医院北部感染科主任许洁来到现场,为师生讲述十年前那段难忘的救灾经历。

  北川秀秀最爱的“上海老爹”

  时光重回十年前,川大华西医院ICU病房,一位花季少女段志秀躺在病床上,费劲且郑重地写下了这句话:“陈叔叔,我可以认你当一下爸爸吗?”5月12日,地震后被埋10小时、就读于北川中学16岁的秀秀,刚刚接受了左腿截肢手术,因病情恶化,她被转到华西医院ICU病房,遇到了援川医疗队队员、急诊ICU的陈尔真。

  陈尔真记得,秀秀刚到医院时机体免疫力紊乱,创伤出现感染,高烧且心跳达到每分钟180次,并伴以呼吸道大出血,陈尔真和他的团队奋战了五天五夜,抢救秀秀。

  秀秀气管被切开,存在严重的呼吸衰竭、肾功能衰竭等症状,经治疗,虽病情有所控制,但因气管被切开不能说话。陈尔真的白大褂兜内放着一张张白纸,靠写字来和秀秀“说话”。

  “上海、医生、陈叔叔”,经过十几天的相处,秀秀对医生十分依赖,一时看不到陈医生,就央求护士快去找。陈尔真说,秀秀比自己的女儿小一岁,看到她,平常坚强果断的ICU医生,内心里只剩下柔软。

  “孩子非常坚强,换药的时候不愿意用镇痛,宁可咬着毛巾”。陈尔真说,孩子怕麻醉多了变笨,将来还想读书。

  2008年5月24日,温家宝总理到华西医院看望在此接受治疗的地震灾区群众,秀秀用笔在纸上写下 “我想读书”4个字。温总理随即在纸上写下一段话——“昂起倔强的头,挺起不屈的脊梁,向前,向着未来,坚强地活下去”。

  北川中学学生伤亡惨重,秀秀一个班级51个学生,只幸存了29人,其中6人截肢。“我时常在想,如果我把他们救活了,他们的将来怎么办。”因为这个原因,陈尔真多年来一直关注着被他救活的秀秀,希望她能够健康成长。

  在今天的思政课上,秀秀专门录制了VCR送给“陈老爹”:在我人生的重要阶段,升学,选专业,我都会告诉“陈老爹”,他会给我很多建议,很感谢他,也很爱他。”

  虽然地震夺走了秀秀一条腿,但上海的“陈老爹”给了秀秀人生的另一条腿。

  带着帐篷手术室入川

  “我是从西班牙的电视里听到了地震的消息,刚一回国,就作为仁济医院医疗救援队队长,踏上了征程”。仁济医院胆胰外科主任王坚把十年前的汶川救援,看作“人生中的宝贵经历”。

  王坚回忆到,医疗队到达四川省人民医院时,医院收治的800多名伤员,有400名骨科病人需要手术,留守医生已连续工作超48小时,十分疲倦。王坚所在医疗队迅速成立临时党支部,分析情况,围绕骨科配置救援力量,通宵完成3台手术。当时所有的科室,妇科、儿科、内科……全部变成了外科。据统计,全队诊治了3000余名患者,其中重病人500余名;做了70余台骨科手术,其他手术12台。

  “如果不去第一线,会留下遗憾。”王坚说,仁济医院主动与四川省人民医院结成对子,用卡车把上海带去的医疗帐篷运送到绵阳。因为仁济医院医疗队的到来,已经坚守一周的四川省人民医院医生,终于有机会休整。“这个帐篷,本来是为上海开世博会医疗保障而设计研发的,帐篷里可以开展手术。到达灾区后,医疗队在这个帐篷里做了将近20台手术。”

王坚

  王坚说,在灾区野战环境下,科学救治,降低死亡率、伤残率,是医疗队的主要工作目标。医疗队曾收治一位17岁的少年,他的四肢都受到了严重挤压,血色素只有1g,生命垂危。此时,截肢对医生而言是最简便的选择,选择保肢则意味着风险、意味着技术难度、意味着大量的护理工作。但医生们还是选择保肢,为这位少年争取更好的未来。

  5月24日下午,温家宝总理到四川省人民医院慰问,握着王坚的手说到:“感谢你们,感谢上海。”这一天,恰逢王坚39岁生日,“这一次救援的经历,就是送给自己最好的生日礼物”。

  深山里的“雄鹰战士”

  地震发生20天后,为了防止灾区发生疫情,上海第三人民医院(现第九人民医院)的5位医生组成医疗小队,被派往当时的孤岛耿达乡,第九人民医院北部感染科主任许洁担任队长。

  尽管地震已经过去20天,但耿达乡道路阻塞,只能依靠直升机运送物品和人员。5月31日清晨,5位医疗队乘坐由邱光华机组驾驶的LH92734(米一171)直升机飞赴耿达,透过舷窗,满目青山千疮百孔,公路掩埋,桥梁断裂。“我们降落在耿达乡一块菜地里,挥手告别直升机的飞行员。没想到当天下午,我们就得到了邱光华驾驶的飞机坠毁的消息,坠毁的地点距离我们仅仅6公里。”抱着满腔热情奔赴地震重灾区的医生们,在如此震撼的消息面前,真切地体会到灾害的无情和生命的脆弱。

  在余震、泥石流、滚石不断的情况下,医疗队每天背负医疗工具,走村串户,对全乡所有的驻军和百姓临时安置点送医送药。卫生所只有体温计、血压计、听诊器三样诊疗设备。

  耿达乡地处高山峡谷地带,全乡共有村民2000余人,17个自然村,有8个自然村分布在高半山,20余天,队员们徒步走遍全乡20个村组,救治乡民600余人。“ 最高海拔3000多米,我们都是城市长大的孩子,爬山基本是连滚带爬,有塌方,有余震。解放军在前面为我们带路,队伍最后也是解放军。”

许洁

  许洁的医疗队按计划应该在耿达停留不超过两周,但由于天气原因,直升机一直进不了耿达,食物、生活用品等储备已经快用完。“如果说硬要撤离也是可以的,我们可以绕道走出去,但我们代表着上海,我们走了耿达会成为空白医疗点,因此我们一致决定,坚守耿达。”

  许洁回忆到,医疗队队员马勇是回族,由于饮食习惯不同,在耿达乡的日子里,他靠吃茄子、卷心菜和稀饭来支撑,每天依旧翻山越岭下乡巡诊;队员周军被戏称为“黑鹰直升机”,因为腰痛的原因他站起蹲下都是直上直下的,但这从不会影响他认真检查病人。队员杨广林捐出了自己的慰问金;队员徐晓燕耐心细致的服务和美丽的微笑让她成为了耿达乡所有百姓的“小燕子姐姐”。

来自四川灾区的医学生向当年的医疗救援队员提问

  耿达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男孩子都想当军人,女孩子都想当医生。许洁解释说,孤岛耿达的百姓,能接触到的救援人员基本只有军人和医生,他们对军人和医生的感激之情,是最真挚的。

 

 

学院快讯

科研动态

菁菁校园

媒体聚焦

欢迎来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新闻网! 我要投稿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