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周刊】良医 | 这些医生,将灵魂和身体都交给了医学
2018-04-04浏览(310来源:新民周刊 
 撰稿:黄祺 唐文佳
 摄影:

  3月初,一场遗体(角膜)捐献告别仪式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庄严肃穆地举行。整个仪式很短,不到30分钟时间,却让所有参加人员饱含热泪——从事医学工作50多年瑞金医院骨科专家蔡体栋教授,在走完人生道路后,用另外一种形式继续延续自己对医学的贡献。

 

  2018年3月5日,蔡体栋教授因罹患肺癌医治无效与世长辞,享年86岁。按照其生前意愿,由女儿将其遗体捐献给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同时捐献了角膜。

  遗体捐献者被尊称为“大体老师”,他们是医学生无言的良师,主要用于学生的人体解剖学习。如果没有大体老师,医学生的学习将缺失重要的环节,可以说,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感谢这些无言的老师。

  今天中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感恩追思无言良师活动再次举行,这是自2011年起医学院在清明节之际发起的缅怀感恩主题活动,倡导医学生表达对大体老师尊敬和感谢。

 

  根据登记资料,历年来上海交通大学系统至少有14位像蔡教授这样实现了捐献的大体老师,他们无私回馈母校、助力医学生成长,而社会上的爱心人士也不在少数。

  追思会的默哀中,2014年以来交大医学院接收的大体老师的名字,出现在大屏幕上,截至2018年3月底共有547位。

  据解剖专业老师介绍,上海遗体捐献情况在全国来说是最好的,数量大概占全国三分之一,这让上海医学生的学习有了其他地方不具备的优势,课堂上大约10名学生可以在一位大体老师身上实践学习。

 

钟爱医生职业,4年前提出捐献意愿

  蔡体栋教授是瑞金医院著名的骨科教授,他治学严谨、医术高超、经验丰富,擅长处理各种骨科疑难杂症,对骨肿瘤的大剂量化疗等领域有较深造诣。当时的代表论著“骨巨细胞瘤”对肿瘤细胞来源及今后的诊治,指出了新的线索。同时,他也致力于研究和实践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来诊治骨科疾病、编写教材指导学生、甚至愿意做“无名英雄”为他人的科研工作打下坚实的基础。

 

  据现瑞金医院骨科主任张伟滨回忆,蔡教授饱览群书,被誉为骨科的“百宝箱”,专业上似乎没有他不知道的角落。即使退休后,也每天必到医院图书馆报到,直到80岁高龄,仍坚持每月一次查房。2008年汶川地震,作为参加过唐山地震医疗队的老专家,蔡教授还主动请缨参加到瑞金抗震救灾爱心病房的医疗队中,作为骨科专家组成员之一救治伤员。

  “年轻时我们都怕他,因为他非常严格,每个月都要我们交读书笔记,批改也很认真,连错别字都会圈出来;他还会非常认真地写阅后感,甚至把参考文献和参考杂志写在笔记本上让你查阅,凡是他写在读书笔记上的内容,我从来不敢不看,他事后都要考你的。”张伟滨深情回忆恩师。正是这种严谨的学风和不折不扣的敬业精神,影响了一代代年轻的医生。

  早在2014年,蔡体栋教授便提出身后要将遗体和角膜进行捐献。蔡体栋教授的女儿也做了同样的决定。“或许因为从医,我的家庭对于这件事情都看得很淡,没有那么多崇高的想法,只是感觉医学上需要我们这样做,而我们也能做,所以就做了。”

 

大体老师,传承大医精神

  今天的追思会上,交大医学院研究生袁一航,表达了自己对大体老师的感恩。他说:“医学是一门精确到不能差之毫厘的科学,如果仅仅依靠书本构建起的认识,就鲁莽地在病人身上治疗、做手术,不敢想象会有多少悲剧发生。是大体老师的无私奉献,为我们揭示深埋在肌理之中、深奥晦涩的解剖知识。”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遗体接受站站长董茹晔介绍,学校组织对“大体老师”的缅怀活动,是让学生对他们无私的奉献表达由衷的敬畏之情,让学生们能对生命有更深刻地理解。“一位遗体捐献者对我们说过,宁愿被割错千刀万刀,也不愿你手术时动错一刀!我们一直以这句话激励医学生们奋发努力学习,不懈探索医学。”

  据董茹晔介绍,交通大学医学院遗体接受站成立于1982年,是上海最早设立的遗体接受站之一,截至目前登记捐献人数约为7800人,其中现捐献人数约为2500人,平均每年约140人的实现数。

  蔡体栋教授的女儿也是瑞金医院医生,她表示,父亲蔡体栋在生命最后阶段作出的选择,彰显了父亲高尚的人格魅力,和她的父亲一样,这些选择捐献遗体的医生前辈,用自己的行动,感召着更多的志愿者加入大体自愿登记捐献的行列。

 

  蔡体栋教授的女儿自己也已经登记捐献遗体。她说,“生命总有终点,生命在奉献中延续。大体老师展现的,是一种伟大的、深厚的爱,是对生命、对国家、对世界的大爱。”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386_CjoOPIaNMVnY-kAITQ

 

 

 

 

 

学院快讯

科研动态

菁菁校园

媒体聚焦

欢迎来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新闻网! 我要投稿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