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烟艰难 贵在坚持
 
 

解放日报首席记者 孙刚

昨天,《上海市公共场所控烟状况》白皮书发布会上有专家坦言,申城控烟虽然取得了一定效果,但“任重道远”,要取得满意成效或许要50年甚至更长时间。控烟为何这么难?主管部门、行业以及市民自身可以做些什么?

白皮书表明,《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实施以来法律效力初显,禁烟场所吸烟发生率下降一半。但监测同时显示,娱乐、餐饮等公共场所仍是“重灾区”,尤其是“互联网场所”即网吧,吸烟率居16类法定禁烟场所之首,达40.5%,吸烟率在《条例》实施后仅下降了0.3%。

虽然学校、医院等禁烟场所吸烟者有所减少,但餐馆里禁烟分区不明,顾客饱受二手烟雾侵扰。各个场所都贴了醒目的禁烟招贴,但根据上面的投诉电话打过去,常碰到长时间无人接听或者回答“不归我们管”的状况。

据统计,我国有烟民3亿人,每年因吸烟直接 !E 示,上海《控烟条例》涉及千百万市民惯常行为的改变,无论认知理念、价值观养成,还是法制化环境营造等都是长期的过程。由于取证困难,《控烟条例》还被视为执法最难的法规之一,“欧美等国控烟达到今天的效果,用了50年时间,我国所需时间恐怕会更长”。

虽然控烟目标达成异常艰巨,但专家一致认为,当前更贵在“坚持”。市人大介绍,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本市重点暗查督促医疗机构控烟取得良好成效,今年一季度重点督查学校,以后还将按计划逐步推进机关、娱乐、餐饮等法定场所的控烟状况改善。市人大代表厉明还建议,将控烟列为政府部门行风考核的重要标准,督促各类控烟场所的主管部门主动作为。为改善出租车烟味重的状况,上海正在研究借鉴北京的做法,对司机吸烟严厉处罚,如乘客吸烟,司机也要承担主要责任,从而保障更多乘客的利益。

去年上海世博会成为历史上首个 “无烟世博”,赢得了世卫组织的高度评价。市健康促进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李忠阳说,绝大多数游客进园之前就明确知道“世博控烟”,园内也多种措施并举,虽然园内没有一个执法人员,控烟仍然取得巨大成功。“由此证明,只要人们形成共识,控烟并非想像中那么难。”复旦大学公共卫生教授傅华建议,我国女性吸烟率不高,对孩子也百般爱护,可以利用这些有利条件,让家庭在控烟中发挥独特作用。

打印本文    收藏本    关闭   
 
 
进入编辑状态